亡弟云松事状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亡弟讳庭树,字云松,别自号半圃,巴陵县学生。以道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1],年三十。明年二月初五日,葬于近里彭仙塘祖茔之旁。妻李氏,子昌煊。女二人,适本县何氏、郭氏。孙期坛、期埏。
  先君子研田公,行善于家乡,有上元梅郎中曾亮为表墓。子三人,长先兄石林先生,讳友树,附贡生[2]。次即敏树。亡弟季也,为三叔父宗海公后。先兄出前母氏[3],年最长。而吾母为先君之继室,生敏树,又最晚。弟少敏树二岁。兄弟三人虽异出,年相差,至相笃爱。用名后三叔,父母皆已早卒,实无所为异产别居者。及先兄卒,母氏念诸侄与余兄弟年相若[4],且指众或难处[5],乃命析产半以畀四侄[6],而敏与弟共其半焉,乡人惊为义事。
  敏树颇好书,不解家人生计,弟独任之,纤毫不以相关。及有所欲物,或他有所费,无多少则无不得者。弟又绝有干才,处置毕,惟相与怡怡母亲之侧[7]。又从余读书,为文字。喜艺花木[8],辟小园为楼,临之可三里外望洞庭,花树绕楼下,两人读且卧其中,名楼曰“听雨”,取韦苏州诗语也[9]。当时兄弟相顾,以为此乐可长有,人世间他可喜事,即不如志,亦不足为有无矣。及余丙申会试归[10],而弟已病,则急为延医远地,又相从就医长沙,日夜守视之,疾竟不起[11]。敏树盖自是丧精失魄,茫然视天地,独哭荒山中www.slkj.org,凡三四年而仅能自活也。惟时先母七旬望八之年,孤侄才二龄,而又当强其所不能,以治米盐、牛豕、田谷之务。往时所欲学而为者,中遂废弃。春官试亦不能上[12],而意气消耗,终已不可复振,凡以余弟之故。
  呜呼!非敏树之有性情[13],能厚于其同气而然也,惟余弟之贤而蚤死[14],所以困余者,岂非其命也夫!初,弟为叔父后,有遗资钱千贯[15],弟所当独得。而不愿有私财,乃以创为族人义学之塾,尚有余,病时顾我,愿以积置义田[16],赡族人之贫者。及弟死,余检其籍,则所与假贷,皆姻戚不能促偿。而籍首自注,所以放息将为义田之语。余读之痛而不知所为。先是义塾因旧有公田[17],稍增益之,以起其事,乃还族人田而自专其责。而弟所欲为义田赡族人者,至今未能就也。弟之葬也,余未为志,其地域已隘,而余终当相就,欲别择地,而自营圹偕焉。近经兵乱不暇,而弟子孙又颇宜善以葬家之说[18],意未可迁易之,遂定于此。呜呼!亦余之命也夫!
  咸丰丁巳之春[19],寓家长沙。遇孙芝房待读[20],与言吾弟为人,及余亲兄弟不幸早相失,所以为憾者。待读文章高世,顷年罹其两弟之戚[21],盖能以类怜余而知其情者,因请表于亡弟之墓,而为之状如此。谨状。
  【注释】
  [1]道光十六年:1836年。
  [2]附贡生:贡生名目之一。科举制中,生员一般隶属本府、州、县学,若考选升入京师国子监读书,称为贡生。
  [3]前母:即大母,庶子称父亲的嫡配妻子。
  [4]诸侄:此指作者大哥的儿子们。
  [5]指:手指。
  [6]畀(bì):给,付与。
  [7]怡怡(yí):和悦貌。
  [8]艺:种植。
  [9]韦苏州:唐代诗人韦应物,曾官苏州刺史。韦诗中有“山馆夜听雨”的句子。
  [10]丙申:即道光十六年。[11]起:病愈。
  [12]春宫:即礼部的通称。[13]性情:旧指本性。
  [14]同气:指兄弟。蚤:通“早”。
  [15]遗资:遗产。
  [16]义田:旧时某些地主置田产,取其租入,救济族人。义学也同此类,免费收读族人子弟。
  [17]公田:封建时代同宗族集资的田产,所收入用为宗族公益事务,如祭祀、办学等。
  [18]葬家:此指选择葬地的风水家。
  [19]丁巳:咸丰七年(1857)。
  [20]孙芝房:孙鼎臣,字子余,号芝房。官翰林院侍读。
  [21]罹(lí):遭遇不幸的事。戚:忧伤。
  【赏析】
  此文中记叙亡弟生平,几乎全是琐屑轶事,点点滴滴,情真语挚,亡弟善良的心地和持家的能干都从中表现出来。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相关文章

  • ·文言文《先考行状》--  文言文《先考行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先考研田府君既殁之二十年[2],不肖中子敏树,欲有表于其墓,既以请于户部郎中、上元梅先生伯言,而许为之文矣。谨具列里居世次,先人之性行事迹,大略如状。   我吴氏上世,明初曰伏一公者,始自南...
  • ·文言文《大冈埠团练公局记》--  文言文《大冈埠团练公局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尝考周礼,州长、党正有属民读法之典(2),皆以岁时行之于学,而田猎讲武及守望相助之法(3),民自得以其意行之于乡。秦汉以降,井田废而乡学不立(4),至不幸用,则乡民聚而为社。如宋时定州有弓箭...
  • ·文言文《媭砧课诵图序》--  文言文《媭砧课诵图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媭砧(1)课诵图》者,不材拯官京师日(2)之所作也。拯之官京师,姊刘(3)在家,奉其老姑(4),不能来就弟养(5)。今姑殁(6)矣,姊复寄食宁氏姊(7)于广州,阻于远行。拯自始官日,畜志南归,以迄于今,颠顿荒忽(8),琐屑自...
  • ·文言文《蒯通论》--  文言文《蒯通论》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前言】   《蒯通论》文章极有层次地剖折蒯通的不仁不义,揭露其利天下之危的自私阴险心理。由于注重引证史实,议论不流于空泛,非常简捷有力。   【原文】   使韩信听蒯通之计[2],汉之为汉,诚未可知。...
  • ·文言文《书杨氏婢》--  文言文《书杨氏婢》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杨氏之寡妾,以贫故,不安于室,嫁有日矣(1)。未嫁前一夕,呼其婢不应者三,怒曰:“汝我婢也,何敢如是!”婢叱曰:“我杨氏婢耳,汝今谁家归者?曰我婢、我婢!”妾方持剪刀,落于地,起,环走...
  • ·文言文《书李林孙事》--  文言文《书李林孙事》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郏县陈伯瑜(1),任侠士也。尝于巡抚某公座大言曰:“某某处教匪当起。”时乾隆六十年矣(2),天下乂安(3),座中皆搢绅先生大吏官属也(4),大哗以为妖人,嗾某公即座上执之(5)。伯瑜曰:“执我...
  • ·文言文《送周石生序》--  文言文《送周石生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为言官,于朝廷求言如不及之时,奋白笔书盈尺之纸(1),为国家陈民俗所急、及封疆郡县吏能否得失之所宜(2),朝入而夕报可(3)。所言非,则天下受其病;即所言当,而天子为之发信臣,封密诏,官驰吏奔,往返万余...
  •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右《复社人姓氏》一卷(1),朱氏彝尊得之(2),而藏于曹氏寅者(3)。首顺天(4),次应天(5)、浙江、江西、福建、湖广(6)、广东、河南、山东、山西、四川,至少者广西一人,居其末,凡二千二百五十五人。其人...
  •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亡弟讳庭树,字云松,别自号半圃,巴陵县学生。以道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1],年三十。明年二
  • ·文言文《答李香州书》--  文言文《答李香州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香州三兄足下:见乡试录(1),喜浏土中式者多(2),而宿好诸君皆不与,又可惜也。浏中科名(4),近来有日盛之势,后生初试,动辄得之,如吾香州好古多学,乃不得与之并,场屋如此久矣,其无足怪也。   承惠手书,滔...
  • ·文言文《己未上曾侍郎书》--  文言文《己未上曾侍郎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者恭闻先生大军已克景镇(2)、定江西,将移师防川(3),还驻越境(4),敏树于湖上瞻望前旌有日矣(5)。而楚南之贼,先以闻风败遁,各路诸军,皆将随先生以共清皖省,图复金陵(6),闻此尤为喜跃。计先生大功...
  • ·文言文《梅伯言先生诔辞》--  文言文《梅伯言先生诔辞》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为古义词之学于今日,或曰当有所授受,盖近代数明昆山归大仆[2],我朝桐城方侍郎[3],于诸家为得文体之正。侍郎之后,有刘教谕[4]、姚郎中[5],各传侍郎之学,皆桐城人,故世言古文有桐城宗派之...
  • ·文言文《吴云台哀辞》--  文言文《吴云台哀辞》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吴云台之殁于京邸也(1),以庚戌四月(2)。今年壬子,余来京师,每过长沙邸下,未尝不悲云台也。云台为人,状貌才气,皆过绝于人(3)。自其少年,人莫不意其飞腾,云台亦厚自负。既屡踬场屋(4),晚乃得乡举,犹自冀...
  • ·文言文《石君砚铭》--  文言文《石君砚铭》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石君,余砚也。昔在辛卯之岁(1),与亡弟半圃读书岳麓(2),以钱三万,取之友人家。砚体甚巨,形制古异,无他文饰,惟池旁有“停云馆”三字(3)。验其刻未工,盖谬为文待诏家物(4),以炫售者(5)。然砚故良...
  •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亡弟讳庭树,字云松,别自号半圃,巴陵县学生。以道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1],年三十。明年二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