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复社人姓氏后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右《复社人姓氏》一卷(1),朱氏彝尊得之(2),而藏于曹氏寅者(3)。首顺天(4),次应天(5)、浙江、江西、福建、湖广(6)、广东、河南、山东、山西、四川,至少者广西一人,居其末,凡二千二百五十五人。其人其地,或辽远不相及,其名而可知者,又不能十之一。呜呼,滥已!
  夫君子相游处,讲说道艺,名高则党众(7),党众则品淆。盖必有人为吾取怨于天下(8),而激吾以不能庇同类之耻,故有争。争则所以求胜之术,或无异乎小人,而所营救者,又不必皆君子,而君子遂为世之诟病(9)。传曰(10):“因不失其亲,亦可宗也(11)。”岂不谅哉(12)!当党祸方急时(13),娄东张氏走急卒京师(14),致书要人,起复周延儒(15),事乃解。夫延儒即不相,固无救于明之亡,而张氏之所以倾时相者(16),有异乎其祸党人者焉?
  余观《几社源流》一书(17),言明季甚伙(18),然颇疑过其实,范蔚宗传党锢也亦然(19)。夫汉与明皆受祸于宦竖(20),而东林与党锢偏受其名(21)。文人矜夸(22),能震动奔走天下,多浮语虚词,而有国者,或欲出全力以胜之,其计左矣(23)。
  然以一时之习尚,使后世渭士气不可伸,而明贤亦为之受垢,驯至清议不立(24),廉耻道消,庸懦无耻之徒附正论以自便,则党人者,亦不能无后世之责也夫!
  【注释】
  (1)右:犹言“以上、前面”。古人书写从右到左,直排。
  (2)朱彝尊:清代著名文学家,诗与王士祯齐名,词为浙西词派创始人。
  (3)曹氏寅:曹寅,字子清,号荔轩,又号楝亭,清代文学家,曾官江宁织造。为曹雪芹祖父。
  (4)顺天:府名,治所今北京。辖京师附近的河北部分地区。
  (5)应天:明代府名。治所今南京市。
  (6)湖广:省名。相当于今湖北、湖南。
  (7)党:团社的成员。
  (8)吾:犹“吾党”。
  (9)诟病:耻辱,引申为嘲骂指斥。
  (10)传(zhuàng):此指《论语》。
  (11)因:依靠。亲:亲近、了解的人。宗:主,可靠。二句见《论语·学而》。
  (12)谅:信实。
  (13)党祸:党派斗争的祸害。这里指明思宗崇祯年间(1628—1644),复社成员与当朝权势的斗争。
  (14)娄东:江苏太仓县,因在娄江之东,故称。张氏:张溥,字天如,太仓人。崇祯年间(1628—1644)进士,与张采等人继东林党而起,合并江南知识分子组织的若干文社,取兴复绝学之义,名“复社”。复社声势主要在崇祯中期,后曾受到南明政权马士英、阮大铖等奸党的打击,部分成员参加了抗清斗争。
  (15)周延儒:字玉绳,常州宜兴(今属江苏)人。1630年(崇祯三年)为宰相,在官庸懦贪鄙,子弟家人在乡横行不法,民愤很大。1633年(崇祯六年)遭排挤罢相。1641年(崇祯十四年),因为薛国观宰相与兵部尚书杨嗣昌勾结,把持朝政,排斥异己,张溥等复社成员欲打击其势力,就疏通关节重新扶助周延儒为相,获得成功。
  (16)倾:颠覆。时相:当时的宰相,指薛国观。
  (17)几社:与复社同时的一个文人组织。由夏允彝、陈子龙等人发起,入社者多为师生子弟,以会文讲学为主。明亡,其主要人物曾坚持抗清,不屈而死。
  (18)伙(huǒ):多。
  (19)范蔚宗:范晔,字蔚宗,南朝宋史学家。曾删取各家之作,着《后汉书》。党锢:东汉桓帝至灵帝时的宦官专权,世家大族李膺与太学生郭泰等联合,抨击宦官集团,受到诽谤和迫害。斗争几经反复,最后,李膺等百余人被杀,死徒废禁的有六七百人,有的人禁锢终身不许做官,历史上称为“党锢之祸”。《后汉书》有《党锢传》。
  (20)宦竖:指宦官。竖,鄙贱的称呼。
  (21)东林:明代万历(1573—1620)、天启(1621—1627)年间,无锡人顾宪成与高攀龙在东林书院讲学,议论朝政,企图重新稳定明政权,遭到以宦官魏忠贤为首的在朝权贵的迫害和杀戮。
  (22)矜夸:自夸,炫耀长处。
  (23)左:不适当,下策。
  (24)驯:渐进,渐渐地。清议:公开的评论。
  【赏析】
  对于明末的知识分子团社东林党、复社、几社等,后人有个如何评价的问题。这些团社的宗旨都是为了推行改良,开放言路,反对宦官专权,以谋挽救明王朝的统治www.slkj.org。其中的优秀人物都亲自投身于反宦官和抗清斗争中,留下可歌可泣的事迹。但“名高则党众,党众则品淆”,这些团社的成份非常复杂,斗争的策略也不尽善。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相关文章

  • ·文言文《韩非论》--  文言文《韩非论》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太史公谓韩非引绳墨[1]、切事情,悲其为《说难》,而不能自脱[2]。嗟夫!非之为《说难》,非之所以死也。  ...
  • ·文言文《送夏进士序》--  文言文《送夏进士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中,大吏有不悦其属员者[2],上询之,以书生对。上曰:“是胡害?朕亦一书生也[3]。”大吏...
  • ·文言文《说居庸关》--  文言文《说居庸关》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居庸关者,古之谭守者之言也[2]。龚子曰:“疑若可守然。”“何以疑若守然?”曰:&...
  • ·文言文《祭金先生文》--  文言文《祭金先生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六经同归,其指在《礼》,谁欤明之?北海郑氏(2),经唐涉宋,大论日芜,天鉴大清,笃生巨儒。乾隆之初,婺源...
  •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始识景偁于京师,与为友。景偁以兄事余,即数岁,已而北面承贽(1),请为弟子。余愧谢,不获,且曰:“偁...
  •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君姓管氏,讳世铭,字缄若,所居曰韫山堂,门下士因称韫山先生,故韫山之字特着。曾祖(木仑...
  • ·文言文《示诸生书》--  文言文《示诸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时代日迁,陵夷至于有明之季[5],高、顾讲学东林[6],士慕其道学之名而依附之者,未免伪君子厕其间张[7]...
  •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邀惠书[2],省仆动静安否[3],情重辞温,增仆远望。仆自足下北游,沉默闲处,叹在右益少通敏之才[4]、...
  •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右《复社人姓氏》一卷(1),朱氏彝尊得之(2),而藏于曹氏寅者(3)。首顺天(4),次应天(5)、浙江、江西、福
  • ·文言文《送周石生序》--  文言文《送周石生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为言官,于朝廷求言如不及之时,奋白笔书盈尺之纸(1),为国家陈民俗所急、及封疆郡县吏能否得失之所宜(2...
  • ·文言文《书李林孙事》--  文言文《书李林孙事》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郏县陈伯瑜(1),任侠士也。尝于巡抚某公座大言曰:“某某处教匪当起。”时乾隆六十年矣(2),天...
  • ·文言文《书杨氏婢》--  文言文《书杨氏婢》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杨氏之寡妾,以贫故,不安于室,嫁有日矣(1)。未嫁前一夕,呼其婢不应者三,怒曰:“汝我婢也,何敢如是!&rdq...
  • ·文言文《蒯通论》--  文言文《蒯通论》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前言】   《蒯通论》文章极有层次地剖折蒯通的不仁不义,揭露其利天下之危的自私阴险心理。由于注重引证史实,议...
  • ·文言文《媭砧课诵图序》--  文言文《媭砧课诵图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媭砧(1)课诵图》者,不材拯官京师日(2)之所作也。拯之官京师,姊刘(3)在家,奉其老姑(4),不能来就弟养(5)。...
  • ·文言文《大冈埠团练公局记》--  文言文《大冈埠团练公局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尝考周礼,州长、党正有属民读法之典(2),皆以岁时行之于学,而田猎讲武及守望相助之法(3),民自得以...
  • ·文言文《先考行状》--  文言文《先考行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先考研田府君既殁之二十年[2],不肖中子敏树,欲有表于其墓,既以请于户部郎中、上元梅先生伯言,而许为...
  •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  文言文《亡弟云松事状》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亡弟讳庭树,字云松,别自号半圃,巴陵县学生。以道光十六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卒[1],年三十。明年二月...
  •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右《复社人姓氏》一卷(1),朱氏彝尊得之(2),而藏于曹氏寅者(3)。首顺天(4),次应天(5)、浙江、江西、福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