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修盘门双忠祠记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观建炎(1)之事,宋之不亡者幸耳。方金兵破扬州,于时高宗驻平江(2)去敌尚远,平江固可守也。蹙蹙焉去之临安,而越(3),而明(4),不暇一夕息。己而敌破建康,道广德,赵临安,由越入明,纵掠海上而归。使其时平江诸将帅,以劲旅遏其冲,俾只轮不反(5)无难者,奈何兵不战而溃,城不攻而下,坐使五十万人,并命于锋刃而莫之救。
  相传金兵自盘门(6)入。有二士者,拒战于门外,一死于阵,一死于水,而盘门破矣。呜呼,彼守城者,或则侍郎,或则宣扶使,非不显且要也,委而去之,若弃唾涕,而独遗二士者,以殉国之烈,此不可为发愤而深痛者哉。
  然自二士之死,里人神而祀之,迄今六百馀年,而灵爽益着。二士俱汴(7)人,从高宗南渡守平江。其一刘姓鼐名,盖死于阵者也;其一张姓鳌名,盖死于水者也。祠有明永乐(8)中俞祯碑,以鼐为顺国明王,职天坛传奏司;以鳌为顺济龙王,职盘溪守御司。其封爵莫知何昉(9),要其来也则远矣。近者祠久不修,里人醵金(10)千两,新其宇。既成,属予记。祠在盘门外灵岩乡,俗名双土地祠。余更之曰双忠。夫其忠也,乃其所以自神也。遂书而记之。
  【注释】
  (1)建炎:宋高宗年号(1127—1130)。
  (2)平江:今江苏苏州。
  (3)越:越州,治今浙江绍兴。
  (4)明:明州,治今浙江宁波。
  (5)只轮不反:《公羊传·僖公三十三年》:“晋人与姜戎要之(秦师)肴而击之,匹马只轮无反者。”意为全军覆没。
  (6)盘门:平江城南门。
  (7)汴:今河南开封。
  (8)永乐:明成祖年号(1403—1424)。
  (9)昉:曙光初见,引申为开始。
  (10)醵(jù据)金:凑钱。
  【赏析】
  此文记叙新修的盘门双忠祠的来由。从宋代建炎年间(1127—1130)惨痛的史实写起:1129年(建炎三年),金兵南侵入浙。宋高宗由临安逃向越州,又从越州逃往明州。这一年十二月,金朝兀术攻入临安,高宗航海南逃,金兵追至海上,抢掠一空。此一段叙写中,作者的情感思想和艺术心理呈“二律背反”状态。作者动其真情,用泣血之笔为平江五十五万刀下鬼喊屈呼冤,流露了深重的历史悲感与哀伤意绪;但同时又不乏冷静的历史思考。在他看来,国君既逃,将帅不战,实际上是纵敌深入;因而,金人的攻城夺地及平江失守,也在事理发展必然之中。悲郁的情感与正视客观的理性交织一起www.slkj.org。此其一。其二,“宋之不亡幸耳”一语,表现出作者对宋朝失利持颓势难挽、无可奈何的心态,在作者看来,依局势而论,宋朝在这次金兵南侵中,能暂不亡,苟延残喘,已值得庆幸满足。但另一方面,他又不甘心这一段耻辱。“使其时”一句,说明他认为平江失守乃人为;若守城诸将率劲抗击,谁胜谁负,尚难妄定,或者至少,不会出现兵不占而溃、城不攻而下的惨局。再者,作者叙述平江沦陷、黎民伤生的历史事实,情感凝重,节奏沉稳;但在勾勒高宗逃窜“道广德”、“趋临安”,由越州入明州的狼狈相时,则笔调轻倩,含讽尖锐,夹以讥嘲、鄙夷、蔑弃的喜剧意识。这些情感内容、历史认识及陈述方式几方面的“自悖”现象,从艺术接受的角度来说,无害于欣赏,而恰恰可以多角度地启发人思索,造成丰富的感知效果。
  与“余观”二字相对,第二段用“相传”领起。前者载入册籍,其事典且重;后者流播民间,其事谐且微。待叙完金兵破盘门,有二士拒战一段故事后,作者才说明他在求“反效应”:跻身青史的君臣将帅并非千秋美名,而不见经传的盘门小卒倒真的流芳人间了。事微者,有泰山之重;事重者,唯丑闻而已。第二段中,国难之悲也由君臣偷生、五十万人莫救的广漠之哀过渡到盘门二士战死的深切之痛,其悲是具体化、多侧面化了。一是悲中有愤。作者用侍郎或宣抚使弃城而去影射金兵破平江时宣抚使周望避走太湖,守将汤东野携家潜逃,统制郭仲威不战自退的历史事实,指斥这些人职位显要,领享高官厚禄,国难当头却鼠窜逃匿,全无凛然正气。二是二士拒敌体现了勇猛刚烈的英雄本色和捐驱献身的无畏气概。一死于阵,一死于水,不是简单的两条性命的结束,而是升腾起了殉国英魂,给“悲”涂上“壮”的色彩。三是对二士之死的痛惜本身已包含对其名节价值的肯定、推崇与褒扬。和上文对君及将帅的鄙夷相对,一种“敬奉”景仰的审美心理和称美颂誉的艺术情感已潜藏若虚地溶注在字里行间。
  中国民间爱造神。其思维方式是艺术化的,不脱离生活依据的。它常以现实中有功德的人或特异的事为基础,赋予神异性。盘门二士在守城官惊恐逃命情况下,操兵拒敌,以身报国,事例奇雄而壮美,括而言之,是民间造神思维的好题材。于是,第二段中作为潜在因素的敬奉疏理到第三段中放大为“神而祀之”的民间信仰与宗教审美意识,二士脱离“人杰”的范畴,进化到“鬼雄”,以至神灵气界域,由人讴歌赞颂的对象转变为被崇拜的对象与护佑人的神诋。另外,民间造神者称其中一位为刘鼐,死于水者叫张鳌。鼐是大鼎,与祭坛、香火升腾有关,故刘鼐神化为天坛传奏司;鳌是海中巨鱼,张鳌又葬身水中,故神化为顺济龙王,并司职盘溪。这种因其名姓或具体死因而封予爵号神格,究始何时,已难确考;作者说明永乐年间(1403—1424)俞祯碑中就有记载,说明民间对二士的神仰祀奉意识有绵远的历程。篇末,作者才交待受人之托为新修祠作记撰文,并从他的认识出发,改原双土地祠为双忠祠。这一改显露了一个分歧:民间信仰的二士之神是土地神,带有地域保护神的性质;作者心中的二士之神则是尽忠报国的张巡式典范,带有对君王效忠的色彩,这就是作为封建文人观念上的历史局限了。
  全文于时间由远而近,于空间由江南诸州到平江小祠,于人由君而将而卒而民,委婉道来,渐次收紧,这一手法也很有借鉴价值。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相关文章

  • ·文言文《表微》--  文言文《表微》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沈忠伯馆于上津桥程氏[1],司出纳无苟[2],与人交,诺必诚,行不蹈非礼。予友汪大绅,亦授徒程氏[3],见而异之,曰:&...
  •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善周震荣宰永清(1),尝书张乞人事:张乞人,永清县南门外贫人也。父殁,行乞养母。止无庐舍,穴...
  • ·文言文《书侯振东》--  文言文《书侯振东》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振东,肃宁人(1)。家贫,去为县卒,事令安懋修。懋修治好猛(2),或杖人枉(3),色然(4),傍不可;数怒扑(5),不可如故。懋修...
  • ·文言文《命说》--  文言文《命说》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仆居京师,或爱仆者,曰:“东肆有工[1],能以命辨人吉凶短长[2],指贵禄约穷[3],若鉴鉴状[4],吏决狱,了莫遁...
  • ·文言文《祭舅氏文》--  文言文《祭舅氏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祭舅氏文,维年月日(1),刘氏甥大櫆,谨以清酌庶羞之奠(2),致祭于舅氏杨君稚棠先生之灵。呜呼舅氏!以君之毅然...
  • ·文言文《章大家行略》--  文言文《章大家行略》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先大父侧室(2),姓章氏,明崇祯丙子十一月二十七日生(3)。年十八来归(4),逾年,生女子一人,不育(5)。又十余年,而...
  • ·文言文《胡孝子传》--  文言文《胡孝子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孝子胡其爱者,桐城人也。生不识《诗》、《书》,时时为人力佣,而以其佣之直奉母。母中岁遘罢癃之疾,长...
  • ·文言文《海舶三集序》--  文言文《海舶三集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乘五板之船[2],浮于江淮,滃然云兴[3],勃然风趣[4],惊涛生,巨浪作,舟人仆夫[5],失色相向,以为将有倾覆之...
  •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观建炎(1)之事,宋之不亡者幸耳。方金兵破扬州,于时高宗驻平江(2)去敌尚远,平江固可守也。蹙
  •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朔(2),彭绩秋士具舟载其妻龚氏之柩,之吴县九龙坞彭氏墓(3),翌日葬之(4)。龚氏讳双林...
  •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昆明钱侍御沣既丧[1],子幼,诗集散亡,长白法祭酒式善[2]、赵州师令君范[3],为搜辑仅得百余首[4],录之...
  • ·文言文《复鲁洁非书》--  文言文《复鲁洁非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桐城姚鼐顿首,洁非先生足下:相知恨少,晚通先生。接其人,知为君子矣;读其文,非君子不能也。往与程鱼门...
  •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展而读之,若麒麟...
  •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五十七年[2],当和珅秉政[3],兼步军统领[4],遣提督番役至山东[5],有所诇察[6]。其役携徒...
  •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海内万士,于中有君。其气超然,不可辈群。余始畏焉(2),曰师非友。辱君下交,以为吾偶(3)。自处京...
  •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监司浙西(1),于诸生中得一人焉(2),曰邵子怀粹(3)。余初未识邵子,因其邻潘侍御德园以识邵子(4),侍御又为余...
  • ·文言文《纪言》--  文言文《纪言》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庆元年(1),敬以富阳县知县(2),饷贵州平苗军(3)。五月丁巳,次益阳(4),有大星陨于西南,声隆隆然。癸亥,次武陵(5),一骑...
  •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观建炎(1)之事,宋之不亡者幸耳。方金兵破扬州,于时高宗驻平江(2)去敌尚远,平江固可守也。蹙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