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善周震荣宰永清(1),尝书张乞人事:张乞人,永清县南门外贫人也。父殁,行乞养母。止无庐舍,穴土为居(2)。会天大雪,知县魏继齐过其处,闻歌声出地中,怪之,左右曰:“张乞人也。”呼出,问之,答曰:“今日我母生辰,歌以劝餐耳(3)。”命车载其母子至官廨(4),继齐母馈其母大布及粟(5),继齐馈乞人钱十缗(6)。乞人叩头曰:“官母赐我母,不敢不受;官赐我,我不敢受。”继齐曰:“与其残杯冷炙(7),日夕沿门也?”答曰:“残杯冷炙,我母安之久矣,目无所污也(8)。我愚民,不知此十缗,官何所受之?我母年八十,我年六十有一,为官清白,百姓足矣。”继齐惭汗下,不复强授焉。为营室于城内金花巷,将命居之,乞人负其母去,不知所终。于是仁和老友赵佑,该而为书其后云:
  乞而孝,难已(9);乞而廉,尤难。观乞人之受官母赐,不受官赐,其真视万钟犹呼蹴哉(10)!惟孝,故能廉,不廉,不成其为孝也。虽然,乞人以乞养母,官以官养母,官母之赐乞母,何莫非官之有所受以安其母?乞人特推其安母之心(11),以重官母(12),亦善为官地也(13)。官盍徐省其向所受之,果克安母(14)、母之安之亦如乞母乎?则无独为乞人难也。则犹幸此一官之知惭也。
  【注释】
  (1)嘉善:县名,属浙江。宰:主宰,任。永清:县名,今属河北。
  (2)穴土:挖土为穴。
  (3)劝餐:勉励人多吃饭。也用为劝人保重身体。
  (4)廨:办公的房舍。
  (5)大布:粗布。粟:小米,也泛指粮食。
  (6)缗(mín):穿线的绳子。此指成串的钱。
  (7)炙:烤肉。
  (8)污:耻辱。
  (9)已:表确定语气。
  (10)万钟:大量的粮食。钟:量器名。约相当六斛四斗。呼:呼喊。叱喝。蹴(cù):踢。《孟子·告子上》说,如果用轻蔑的态度叱喝着、用脚踢着把东西施舍给别人,叫化子也不会接受。
  (11)推:推重、看重。
  (12)重:尊重。
  (13)地:余地。
  (14)克:能。
  【翻译】
  嘉善人周震荣在永清县做县令,曾经写过张乞人的事。张乞人是永清县城南门外的一个贫苦之人,父亲去世了,他靠讨饭赡养母亲。睡觉休息没有居所,挖地穴作为居住地。恰逢天下大雪,知县魏继齐经过他的住处,听到从地下传出歌声,感到奇怪。左右侍从告诉他说,是讨饭的张乞人。(魏继齐将张乞人)叫出来问他(为何唱歌),张回答说:“今天是我母亲的生日,我唱歌为母亲生日餐饮助兴。”魏让车子载着张乞人母子到官吏办公的地方。魏继齐的母亲送给张乞人的母亲粗布和粮食www.slkj.org,魏继齐送给张乞人十串铜钱。张乞人叩头说:“您的母亲送给我母亲的东西,我不敢不收下;你送给我的,我不敢收下。”魏继齐说:“(我给你十串铜钱)比你早晚沿街乞讨、得点残羹冷炙,哪个好一些?”张乞人回答说:“(虽然讨些)残羹冷炙,但可使我母长久安心,而且没有被玷污。我是一个愚蠢的人,不知道这十串铜钱,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母亲80岁,我61岁(这么大的年龄别无他求了),你为官清白,我们老百姓就满足了。”魏继奇十分惭愧,流下了汗,不再强行给他了(焉:兼词,于之。)。他为张乞人母子在城内金花巷造了一间房子,正当要让他们住进去的时候,张乞人背着他的母亲离开了,不知他最终去了什么地方。
  于是仁和县的老友赵佑,读了(周震荣的)《书永清张乞人事》之后写下了如下的感受。行乞还能够尽孝,已经很难了;行乞却能够廉洁,就更难了,看张乞人接受官母的礼物,却不接受当官人的礼物,真是把优厚的资财看成是随便践踏的东西啊!只有孝顺,才能廉洁;不廉洁,不刁能说是孝顺。即便如此,张乞人以行乞赡养母亲,当官人以官俸养母,官母所赠送给乞母的财物,难道不是用官人(知县)的财物来安顿乞人的母亲吗?张乞人只是扩大了知县那安顿自己母亲的孝心,把知县的母亲放在重要位置(尊重官母),也是设身处地为知县着想了,知县何不慢慢省察自己往昔所获取的财物果真能够使母亲安心,而自己母亲的安心情况也像乞人母亲一样(坦然)吗?那么就不单单是做乞人难了,而有幸的是这个官懂得惭愧。
  【赏析】
  这篇读后感写得很巧妙,一半篇幅概述张乞人的故事,另一半发表感想,赞扬张乞人的孝和廉,而特别突出他的“廉”,对县官的“廉”表示怀疑;推论乞人不受官赐的原因,仍然落到县官的“廉”上。婉转曲折,表面上是写乞人,实是告戒为官者行孝必清廉。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相关文章

  • ·文言文《书侯振东》--  文言文《书侯振东》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振东,肃宁人(1)。家贫,去为县卒,事令安懋修。懋修治好猛(2),或杖人枉(3),色然(4),傍不可;数怒扑(5),不可如故。懋修...
  • ·文言文《命说》--  文言文《命说》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仆居京师,或爱仆者,曰:“东肆有工[1],能以命辨人吉凶短长[2],指贵禄约穷[3],若鉴鉴状[4],吏决狱,了莫遁...
  • ·文言文《祭舅氏文》--  文言文《祭舅氏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祭舅氏文,维年月日(1),刘氏甥大櫆,谨以清酌庶羞之奠(2),致祭于舅氏杨君稚棠先生之灵。呜呼舅氏!以君之毅然...
  • ·文言文《章大家行略》--  文言文《章大家行略》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先大父侧室(2),姓章氏,明崇祯丙子十一月二十七日生(3)。年十八来归(4),逾年,生女子一人,不育(5)。又十余年,而...
  • ·文言文《胡孝子传》--  文言文《胡孝子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孝子胡其爱者,桐城人也。生不识《诗》、《书》,时时为人力佣,而以其佣之直奉母。母中岁遘罢癃之疾,长...
  • ·文言文《海舶三集序》--  文言文《海舶三集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乘五板之船[2],浮于江淮,滃然云兴[3],勃然风趣[4],惊涛生,巨浪作,舟人仆夫[5],失色相向,以为将有倾覆之...
  • ·文言文《息争》--  文言文《息争》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至于孟子乃为之言曰:“今天下不之杨则之墨[13],杨墨之言不息,孔子之道不着,能言距杨墨者,圣人之徒。&...
  • ·文言文《书潘荆山》--  文言文《书潘荆山》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潘荆山讳兆,吾浙孝廉也。静深有谋,浙闽总督满保辟入幕府[1]。   康熙五十四年[2],台湾反,以立朱一贵...
  •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善周震荣宰永清(1),尝书张乞人事:张乞人,永清县南门外贫人也。父殁,行乞养母。止无庐舍,
  • ·文言文《表微》--  文言文《表微》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沈忠伯馆于上津桥程氏[1],司出纳无苟[2],与人交,诺必诚,行不蹈非礼。予友汪大绅,亦授徒程氏[3],见而异之,曰:&...
  •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观建炎(1)之事,宋之不亡者幸耳。方金兵破扬州,于时高宗驻平江(2)去敌尚远,平江固可守也。蹙蹙...
  •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朔(2),彭绩秋士具舟载其妻龚氏之柩,之吴县九龙坞彭氏墓(3),翌日葬之(4)。龚氏讳双林...
  •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昆明钱侍御沣既丧[1],子幼,诗集散亡,长白法祭酒式善[2]、赵州师令君范[3],为搜辑仅得百余首[4],录之...
  • ·文言文《复鲁洁非书》--  文言文《复鲁洁非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桐城姚鼐顿首,洁非先生足下:相知恨少,晚通先生。接其人,知为君子矣;读其文,非君子不能也。往与程鱼门...
  •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展而读之,若麒麟...
  •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五十七年[2],当和珅秉政[3],兼步军统领[4],遣提督番役至山东[5],有所诇察[6]。其役携徒...
  •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海内万士,于中有君。其气超然,不可辈群。余始畏焉(2),曰师非友。辱君下交,以为吾偶(3)。自处京...
  •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善周震荣宰永清(1),尝书张乞人事:张乞人,永清县南门外贫人也。父殁,行乞养母。止无庐舍,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