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适意行安心坐》,其古诗全文如下: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注释】
  ⑴莎茵:指草坪。
  【翻译】
  想走就轻轻松松地走,想坐就安安静静地坐。渴了就喝,饿了就吃,酒喝醉了就唱几曲山歌,困了就在草地上躺一躺。日月漫长,天地宽广,休闲的日子好快活。
  【赏析】
  第一首曲子概括写出闲适生活的情景,反映了作者的心境比天地更空旷,他似乎什么思绪都没有,进入了一种顺其自然的境界,正如《庄子·逍遥游》所言:“若夫乘天地之正,而御六气之辩,以游无穷者,彼且恶乎待哉?”意思是顺应着万物的本性,跟随着自然界的变化WwW.SlkJ.org,生活在无始无终、无边无际的虚无缥缈之中,对什么也不依靠,这就是道家所说的无为逍遥的境界。作者的闲适,正是向往着这种境界,“闲快活”是进入这一境界的心情。
  其实作者未必就如此闲适,快活得似神仙。如果深人了解作者当时的社会环境,也许可以看到快活的背后积淀着无穷的辛酸和苦闷。在中国长期的封建社会里,文人们最甜的梦是“学而优则仕”,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旦雁塔题名,龙门跳进,便可大展才华,或为国家效劳,或为私利奔波,就都有了权力的保障,实现理想也方便多了。可惜元代这条路是那么坎坷而狭窄,荆棘丛生,陷阱遍布,一不小心跌倒下去,就会遭到灭顶之灾。蒙元统治者实行民族压迫政策,汉人属于三、四等人,处于下层;而知识分子,则为下层之下,所谓“七匠八娼九儒十丐”,可见,在“只识弯弓射大雕”的权贵们面前,儒生们显得何等可怜,其斯文早就扫地以尽了。
  由高雅之士降而为受欺之民,前程一片渺茫,所以总会伴随着强烈的失落感。当时的剧作家多有此感。石君宝在《秋胡戏妻》中哀叹道: “儒人颠倒不如人!”马致远在《金字经》里也曾发牢骚说:“困煞中原一布衣……恨无上天梯。”关汉卿实际上也同他们一样,对黑暗的异族统治怀着强烈的仇恨,对被压迫被损害的下层人民寄予深切的同情,这样一位满腔忠愤、为人热忱、关心世态、勤奋著述的“梨园领袖”和“杂剧班头”,是决不会超然物外,闲得无所事事的。大丈夫生在世上,理应建功立业,有所作为;即使走不通仕途,也有别的途径可走,关汉卿就是用自己丰富的杂剧为国家、为民族建了大功、立了大业。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相关信息

  •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出自元朝诗人萨都剌的作品《满江红·金陵怀古》,其古诗全文如下: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
  •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出自元朝诗人萨都剌的作品《满江红·金陵怀古》,其古诗全文如下:   六代豪华,春去也、更无消息。空怅望,山川形胜,已非畴昔。王谢堂前双燕子,乌衣巷口曾相识。听夜深、寂寞打孤城,春潮急。   思往事,愁如织。怀故国,空陈迹。但荒烟衰草,乱鸦斜日。玉树歌残秋露冷,胭脂井坏寒螀泣。到如今...
  •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大德歌·秋》,其古诗全文如下: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注释】   ⑴双调:宫调名。大德歌:曲牌名。   ⑵便做:就算,即使。陈抟(tuán):五代宋初著名道士,字图南,自号扶摇子,宋太宗赐名“希夷先生”,曾修道于华...
  •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大德歌·秋》,其古诗全文如下:   风飘飘,雨潇潇,便做陈抟睡不着。懊恼伤怀抱,扑簌簌泪点抛。   秋蝉儿噪罢寒蛩儿叫,淅零零细雨打芭蕉。   【注释】   ⑴双调:宫调名。大德歌:曲牌名。   ⑵便做:就算,即使。陈抟(tuán):五代宋初著名道士,字图南,自号扶摇子,宋太宗赐名“希夷先生&...
  • ·《怅然孤啸,青山故国,乔木苍苔。怅然孤啸,当时明月,依依素影,》--  “怅然孤啸,青山故国,乔木苍苔。怅然孤啸,当时明月,依依素影,何处飞来”出自元朝诗人倪瓒的作品《人月圆·伤心莫问前朝事》,其古诗全文如下:   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鹧鸪啼处,东风草绿,残照花开。   怅然孤啸,青山故国,乔木苍苔。怅然孤啸,当时明月,依依素影,何处飞来。   【注释】   ⑴前朝:此指宋朝。   ⑵越王台:在浙江城绍兴城府山南麓。据《越绝书》载,台在勾践小城...
  • ·《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鹧鸪啼处,东风草绿,残照花开》--  “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鹧鸪啼处,东风草绿,残照花开”出自元朝诗人倪瓒的作品《人月圆·伤心莫问前朝事》,其古诗全文如下:   伤心莫问前朝事,重上越王台。鹧鸪啼处,东风草绿,残照花开。   怅然孤啸,青山故国,乔木苍苔。怅然孤啸,当时明月,依依素影,何处飞来。   【注释】   ⑴前朝:此指宋朝。   ⑵越王台:在浙江城绍兴城府山南麓。据《越绝书》载,台在勾践小城内。后渐...
  • ·《宜酒宜诗,宜晴宜雨,销金锅锦绣窟。老苏,老逋,杨柳堤梅花墓》--  “宜酒宜诗,宜晴宜雨,销金锅锦绣窟。老苏,老逋,杨柳堤梅花墓”出自元朝诗人徐再思的作品《朝天子·西湖》,其古诗全文如下:   里湖,外湖,无处是无春处。真山真水真画图,一片玲珑玉。   宜酒宜诗,宜晴宜雨,销金锅锦绣窟。老苏,老逋,杨柳堤梅花墓。   【注释】   ⑴中吕:词曲宫调名。朝天子:曲牌名,属中吕宫。西湖:此指杭州西湖。   ⑵里湖、外湖:杭州西湖以苏堤为界分里湖、外湖。 ...
  • ·《里湖,外湖,无处是无春处。真山真水真画图,一片玲珑玉》--  “里湖,外湖,无处是无春处。真山真水真画图,一片玲珑玉”出自元朝诗人徐再思的作品《朝天子·西湖》,其古诗全文如下:   里湖,外湖,无处是无春处。真山真水真画图,一片玲珑玉。   宜酒宜诗,宜晴宜雨,销金锅锦绣窟。老苏,老逋,杨柳堤梅花墓。   【注释】   ⑴中吕:词曲宫调名。朝天子:曲牌名,属中吕宫。西湖:此指杭州西湖。   ⑵里湖、外湖:杭州西湖以苏堤为界分里湖、外湖。   ...
  •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适意行安心坐》,其古诗全文如下: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注释】   ⑴莎茵:指草坪。   【翻译】   想走就轻轻松松地走,想坐就安安静静地坐。渴了就喝,饿了就吃,酒喝醉了就唱几曲山歌,困了就在草
  •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旧酒投新醅泼》,其古诗全文如下:   旧酒投,新醅泼,老瓦盆边笑呵呵,共山僧野叟闲吟和。他出一对鸡,我出一个鹅,闲快活。   【注释】   ⑵投:本作“酘”,指再酿之酒。   ⑶醅泼:醅指未滤过的酒;泼即“酦”(pō),指酿酒,新醅泼是说新酒也酿出来...
  •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阴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场,》--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阴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场,钻入安乐窝,闲快活”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意马收心猿锁》,其古诗全文如下:   意马收,心猿锁,跳出红尘恶风波,槐阴午梦谁惊破?离了利名场,钻入安乐窝,闲快活。   【注释】   ⑷意马、心猿:是来自佛教经典中的典故。把人的名利心比作奔腾的马、烦躁的猿,必须拴住、锁着才能静得下来。   ⑸槐阴午梦:即南柯...
  •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南亩耕东山卧》,其古诗全文如下:   南亩耕,东山卧,世态人情经历多,闲将往事思量过。贤的是他,愚的是我,争什么。   【注释】   ⑹南亩耕:典出《诗经·豳风·七月》:“同我妇子,馈彼南亩,田唆至喜。”   ⑺东山卧:用东晋谢安的典故。谢安曾隐...
  •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出自元朝诗人关汉卿的作品《四块玉·适意行安心坐》,其古诗全文如下:   适意行,安心坐,渴时饮饥时餐醉时歌,困来时就向莎茵卧。日月长,天地阔,闲快活。   【注释】   ⑴莎茵:指草坪。   【翻译】   想走就轻轻松松地走,想坐就安安静静地坐。渴了就喝,饿了就吃,酒喝醉了就唱几曲山歌,困了就在草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