答鲍觉生书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邀惠书[2],省仆动静安否[3],情重辞温,增仆远望。仆自足下北游,沈默闲处,叹在右益少通敏之才[4]、可与之深言文字者,以此私恚[5],他无足怀。
  仆八岁入塾,诵四子[6]、六艺之书[7],慨然愿游春秋之世,追陪颜、曾、闽、冉、游、夏之伦[8],执经杏坛[9],觌圣人之德辉[10],沐浴车服礼器之余韵[11];又思游南北宋之世,偕杨、游、黄、蔡诸人[12],立程子、朱子之堂,饫闻其训诫[13];已念二者虽不可得,然乌知今世不有道德渊纯之士[14],聚群讲学,可扶翼我者[15]?
  既成童[16],出与乡闾读书之子游,见其所倾向者,无非科举之学,众人一志,传习成风。叩以圣贤之道,则群怪以为狂痴而笑之。退而告诸父兄[17],始知讲道劝学之风,海内衰歇者数十年矣。于是怆然内悲,太息向之所志不度也[18]。
  年即壮[19],涉历东越吴楚之交[20],交游日广以远。见有嗜好三代旧章法物[21],以考订为工;有慕秦、汉以来之诗歌古文,以文藻风流相尚,私心喜且慕,谓此虽非吾学所急,抑亦可备斯道什一之资[22],宜以余力讲明其术也[23]。于是或师焉,或友焉。盖自幼至今,同志相导之助,莫盛于此时矣。
  今者年已五十,足不涉四方,而四万雄俊之群旧尝假馆于歙者[24],或散或恨,不可复合,无所慰其意。冀得一二秀髦后进[25],与之相劝相成,而来游者,类溺没于科举旧习,而不能为之展其志,拓其才。盖虽考订、辞章之末[26],鲜有能助我者[27],况其他乎?呜呼!幼志不可遂矣[28],即壮岁师友相从之欢亦渺不可复,甚矣[29], 岁晚而道益孤也!
  今夫积云成露,积霜成雪,积溪涧之水成江河,何者?有所因也[30]。骐骥一跃[31],可方驽马十驾[32];然使欲东而西,欲南而北,则虽骐骥输驽马矣,何者?力虽强,无策之者也[33]。
  君子之志于道也,合众人之贤明,以群相诱掖[34],虽中材企及之而有余[35],竭一己之私智微能,委曲与道相从[36],虽豪杰有所不足。仆之智不逮中人,而偏违众,有志于道,譬如深居暗室,无人导延,乃欲积跬步以致干里[37],吾知有画地以终焉已[38]。向者仆方稚昧,不自度德薄才庸,奋然以继鲁、邹、洛、闽之传自任[39],其志岂小哉?岁今艾矣[40],而所可者止此[41]。思欲毕智尽才,责功暮齿[42],而独学之苦,反甚于前。遇歧途,畴能指我哉[43]?此所以中夜伏枕太息,而深以不克成其幼稚之志自悲也。
  足下少而才,在门墙中最为笃志于学者,因来书念仆勤拳[44],故发愤举仆今昔之恨[45],而一为足下道之如此。
  【注释】
  [1]鲍觉生:名桂星,字双五,一字觉生,安徽歙县人。嘉庆进士。初从吴定学古文,后师从姚鼐。
  [2]邀:迎候,遇到。引申为收到。惠:赐,给。
  [3]省:问候。动静:举止,起居。
  [4]通敏:学问渊博,智力聪慧。
  [5]恚(huì):怨恨。
  [6]四子:即四书,《大学》、《中庸》、《论语》、《孟子》。
  [7]六艺:即六部经典著作,诗,书,礼,乐,易,春秋。
  [8]颜:颜回。曾:曾参。闵:闵损。冉:冉耕。游:游言。夏:子夏。这六个人都是孔子的学生。
  [9]执经:手拿经书,从师授业。杏坛:相传为孔子讲学处。《庄子渔父》:“孔子游乎缁帷之林,休坐乎杏坛之上。”
  [10]觌(dí):相见,见。
  [11]车服:车驾和服饰。礼器:古代贵族进行祭礼、宴享、婚丧等活动时举行礼仪所用的器皿,又称“彝器”。《史记孔子世家》太史公曰:“适鲁,观仲尼庙堂车服礼器。”
  [12]杨:杨时,字中立。游:游酢,字定夫,与杨时同为北宋理学家程颐、程颢学生。黄:黄干,字直卿,南宋理学家朱熹的学生,朱熹称他志坚思苦,把女儿嫁给他。蔡:蔡元定,字季通,朱熹学生。
  [13]饫(yù)闻:犹言饱闻,意谓听到很多。饫,饱足。
  [14]乌:何。渊纯:深厚纯正。
  [15]扶翼:扶持,帮助。
  [16]成童:十五岁以上为成童。见《礼记内则》“成童舞象”注。
  [17]退:与前文的“出”相对而言。指回到家中。
  [18]太息:大声叹息。不度:没想到,出乎意料。
  [19]壮:《礼记曲礼上》:“三十曰壮”。
  [20]东越:福建北部、浙江南部。汉初这一地区为闽越族的一部,称东越。吴:泛指江苏及安徽、浙江的一部分。楚:此处亦是泛指,称长江中下游一带。
  [21]旧章:古的典章制度。法物:指宗庙乐器、车驾、仪仗等。
  [22]抑:表转折,犹“然而”,什一:十分之一。资:资助,帮助。
  [23]讲明:弄懂,追究明白。术:此指考据、辞章等学术。
  [24]雄俊:雄才俊士,杰出优秀的人物。假馆:借居,寓居。
  [25]秀髦:英秀优异。髦,俊杰。后进:后生,年轻人。
  [26]末:末流,最差的一类。
  [27]鲜:少。
  [28]遂:实现。
  [29]甚矣:更加严重。指非常失望与孤独。这里是连接上下文的感叹。
  [30]因:依,沿袭,此指由来,来源。
  [31]骐骥:良马。
  [32]方:此。驽(nú)马:能力低劣的马。十驾:马驾车走十天的路程。马早晨驾车,晚上卸驾,因称一天之程为一驾。
  [33]策:鞭打,驾驭。
  [34]诱掖:诱导和扶持。
  [35]中材:中等、一般的资质。企及:勉力达到,企望赶上。
  [36]委曲:曲折不顺。
  [37]跬(kuǐ)步:跨一脚、半步。
  [38]画地:拘束在狭窄的范围内。
  [39]鲁:孔子是鲁国人,代指孔子。邹:孟子是邹人,代指孟子。洛:宋代程颢、程颐兄弟为洛阳人,此代指二程。闽:福建。朱熹长期在福建做官和讲学,代指朱熹。
  [40]艾:苍白色,用为对老年人的尊称。《礼记曲礼上》:“五十曰艾。”此处指老、晚。
  [41]可:认可。
  [42]责功:求成效,求成功。暮齿:晚年。
  [43]畴:通“谁”。
  [44]勤拳:殷勤恳切。
  [45]发愤:激动,激切,发泄怨愤。
  【翻译】
  刚刚接到来信。问候我起居好否,感受到你的情意深重,因为你的言辞温厚,更增添了我对远方的你的思念。自从你北行,我闲居寡吉,感叹身边更加缺少可与深谈文章的通达敏捷的人才,因此内心常闷闷不乐,其他不值得挂念。
  我八岁入私塾,诵读《四书》《六经》,常发感慨,希望能游历春秋时代,追随陪同颜回、曾参这些人,手捧经书在杏坛听孔子讲学,眼见圣人的道德光辉,又想游历南北宋时代,与杨时、游酢等人一道,站在程颢、程颐和朱熹讲学的课堂,饱听他们的教诲。虽想到这两种愿望不可能实现,然而又怎么知道当今社会没有道德深厚纯正的人,聚众讲学,可以扶助我呢?
  到了15岁,出门与乡里读书的人交往,见他们所向往的,不过是科举考试的学问。众人一心,传习成风,若问他们圣贤的思想体系,就都感到奇怪甚至认为你狂痴而嘲笑你。回家将这种情况告诉父兄,才知道讲道劝学的风气,在国内衰落而趋于终止已经几十年了。于是内心悲伤,叹息从前的志向不能实现了。
  进入壮年,到过东越吴楚这些地方,交游不断广阔深远,见有的人爱好夏商周三代的典章文物,擅长考据订正;有的人钦慕秦汉以来的诗歌古文www.slkj.org,以文采超逸美妙相推崇。内心喜悦而且羡慕,认为这些虽不是我急着要学的,然而也可以从这方面得到些许的帮助,应当用多余的力量通晓这种学问。于是我或者从师请教,或者交友互学,大概从小时到现在,志同道舍的人相互引导帮助,没有比这一时期更多的了。
  如今已年满五十,脚不出乡里,而四方一群杰出的、曾经在歙县借用馆舍的老朋友,有的离散,有的死亡,不可能再聚合,已没什么能够安慰我的心。希望得到一两个俊秀的青年,与他相互勉励,一同长进;可是来交往的人,大抵沉溺在科举考试的旧习中,不能因此伸展志向,拓展才能,即使对考据订正辞章这类并非根本的学问,也很少能给我帮助,何况其他方面呢?
  唉!幼年的志向不可能实现了,就是壮年时师长学友之间相互切磋的快乐,也渺远不可恢复。严重啊!年纪大但是我追求道更加孤单了。
  君子有志于道,能汇聚众人的聪明才智,依靠大家相互引导扶助,即使只有中等才能也能赶得上并且有余;竭尽自己微小的智慧才能,曲折不顺,与道相随,即使是豪杰也有所不足。我的智慧比不上普通人,又偏偏离开了众人。有志于学道,如同深居于暗室,没有人导引,竞想要积跬步而到达千里,我知道只能是局限于自己的学问而终了一生了。从前我幼稚愚昧,没有考虑自己德行浅薄,才智平庸,奋勇地以继承孔孟、二程与朱熹的学说作为自己的职责,这种志向难道小吗?如今已五十岁了,值得肯定的只有这点。想要尽自己的才智,在暮年求得成功,可是独学而无友的痛苦,反而超过从前,碰上疑难问题,谁能指点我呢?这就是我半夜伏枕叹息,深深感到不能实现幼年时的志向而悲伤的原因啊。
  你年轻而有才干,在门生中是最为志向专一、追求学问的人,因为来信殷勤恳切地想念我,因此激愤地举出我一生的遗憾,将这种情况全部告诉你。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相关文章

  • ·文言文《纪言》--  文言文《纪言》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庆元年(1),敬以富阳县知县(2),饷贵州平苗军(3)。五月丁巳,次益阳(4),有大星陨于...
  •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监司浙西(1),于诸生中得一人焉(2),曰邵子怀粹(3)。余初未识邵子,因其邻潘侍御...
  •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海内万士,于中有君。其气超然,不可辈群。余始畏焉(2),曰师非友。辱君下交...
  •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五十七年[2],当和珅秉政[3],兼步军统领[4],遣提督番役至山东[5],有所诇察...
  •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
  • ·文言文《复鲁絜非书》--  文言文《复鲁絜非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桐城姚鼐顿首,絜非先生足下:相知恨少,晚通先生。接其人,知为君子矣;读其文,非君子...
  •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昆明钱侍御沣既丧[1],子幼,诗集散亡,长白法祭酒式善[2]、赵州师令君范[3],为蒐辑仅得...
  •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朔(2),彭绩秋士具舟载其妻龚氏之柩,之吴县九龙坞彭氏墓(3),翌...
  •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邀惠书[2],省仆动静安否[3],情重辞温,增仆远望。仆自足下北游,沈默闲处,叹在右
  • ·文言文《示诸生书》--  文言文《示诸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时代日迁,陵夷至于有明之季[5],高、顾讲学东林[6],士慕其道学之名而依附之者,未免伪君...
  •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君姓管氏,讳世铭,字缄若,所居曰韫山堂,门下士因称韫山先生,故韫山之...
  •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始识景偁于京师,与为友。景偁以兄事余,即数岁,已而北面承贽(1),请为弟子。余愧谢...
  • ·文言文《祭金先生文》--  文言文《祭金先生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六经同归,其指在《礼》,谁欤明之?北海郑氏(2),经唐涉宋,大论日芜,天鉴大清...
  • ·文言文《说居庸关》--  文言文《说居庸关》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居庸关者,古之谭守者之言也[2]。龚子曰:“疑若可守然。”“何以疑若守然...
  • ·文言文《送夏进士序》--  文言文《送夏进士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中,大吏有不悦其属员者[2],上询之,以书生对。上曰:“是胡害?朕亦一书生也...
  • ·文言文《韩非论》--  文言文《韩非论》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太史公谓韩非引绳墨[1]、切事情,悲其为《说难》,而不能自脱[2]。嗟夫!非之为《说难》,非...
  •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  文言文《书复社人姓氏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右《复社人姓氏》一卷(1),朱氏彝尊得之(2),而藏于曹氏寅者(3)。首顺天(4)...
  •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邀惠书[2],省仆动静安否[3],情重辞温,增仆远望。仆自足下北游,沈默闲处,叹在右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