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展而读之,若麒麟凤凰之骤接于目[3],欣忭不能自已[4]。聊识其意于行间[5],顾犹恐颂叹盛美之有弗尽,而其颇有所引绳者[6],将俱得罪于高明[7],而被庸妄专辄之罪也[8]。乃旋获惠赐手书[9],引义甚谦,而反以愚见所论为喜,于是鼐益俯而自惭。而又以知君子之衷[10],虚怀善诱,乐取人善之至于斯也。鼐与先生虽未及相见,而蒙知爱之谊如此,得不附于左右,而自谓草木臭味之不远者乎[11]?心乎爱矣,何不谓矣?尚有所欲陈说于前者,愿卒尽其愚焉。
  自秦、汉以来,诸儒说经者多矣,其合与离,固非一途www.slkj.org。逮宋程、朱出,实于古人精深之旨所得为多,而其审求文辞往复之情,亦更为曲当[12],非如古儒者之拙滞而不协于情也[13]。而其生平修已立德,又实足以践行其所言,而为后世之所向慕。故元明以来,皆以其学取士。利禄之途一开,为其学者,以为进趋富贵而已。其言有失,犹奉而不敢稍违之;其得亦不知其所以为得也,斯固数百年以来学者之陋习也。
  然今世学者,乃思一切矫之,以专宗汉学为主[14],以攻驳程、朱为能,介于一二专己好名之人[15],而相率而效者,因大为学术之害[16]。夫汉人之为言,非无有善于宋而当从者也。然苟大小之不分,精粗之弗别,是则今之为学者之陋,且有甚于往者为时文之士[17],守一先生之说而失于隘者矣。博闻强识,以助宋君子之所遗,则可也;以将跨越宋君子,则不可也。
  鼐往昔在都中,与戴东原辈往覆尝论此事[18],作《送钱献之序》[19],发明此旨。非不自度其力小而孤,而义不可以默焉耳。先生胸中,似犹有汉学之意存焉、而未能豁然决去之者,故复为极论之。
  “木铎”之义[20],苏氏说[21],集注固取之矣[22];然不以为正解者,以其对“何患于丧”意少远也。至盆成见杀之集注[23],义甚精当,先生曷为驳之哉?朱子说诚亦有误者,而此条恐未误也,望更思之。
  鼐于蓉庵先生为后辈[24],相去甚远,于颍州乃同年耳[25]。先生谓颖州曰兄,固于鼐同一辈行,而过于谦,非所宜也。客中惟保重,时赐教言为冀[26]。愚陋率达臆见[27],幸终有之[28]。
  【注释】
  [1]闾(lǘ)里:乡里。
  [2]聩(kuì):天生耳聋。霿(mèng):晦,昏暗。
  [3]麒麟:古代传说中的动物,和凤凰一样,多作为吉祥的象征。用来形容文章,则是指文辞优美有文采。
  [4]欣忭(biàn):欣喜愉悦。忭,快乐。
  [5]识(zhì):通“志”,记。行间:文字中间。此句说自己见到蒋的大作后,回信表明看法。
  [6]引绳:加以纠正。绳,纠正。
  [7]高明:对人的尊称,意思是指对方的见识、学术比自己高明。
  [8]被:受,承当。专辄:专擅,专断。辄,车箱两旁可凭依处,引申为倚恃妄作之意。
  [9]手书:亲笔信。
  [10]衷:内心。
  [11]草木臭(xiù)味:草和木是同类的东西,气味相同,故喻同类的人为草木臭味。《左传襄公八年》:“今譬于草木,寡君在君,君之臭味也。”臭,气味。
  [12]曲:曲折深刻。
  [13]古儒:此指汉代的经学家。拙滞:拘泥,笨拙。
  [14]汉学:亦称“朴学”,指汉儒考据训诂之学。明清之际顾炎武等人推崇汉儒的朴实学风,反对宋儒空谈义理。到乾隆嘉庆年间,姚鼐、戴震等人更发展以汉儒的训诂方法,虽有成就,但也形成为考据而考据的脱离实际的学风,与桐城派的崇尚宋儒理学对立。
  [15]专己:自专,独断专行。
  [16]因:所以。
  [17]时文:时下流行的文体,即当时科举考试所采用的文体。
  [18]戴东原:戴震,字东原,安徽休宁人。清代思想家、学者,对经学、语言学有重要贡献。他以训诂探讨古书义理,有力的批评了程朱理学的唯心主义。
  [19]钱献之:钱坫,字献之,江苏嘉定人。清代书画家、学者。姚鼐曾作《送钱献之序》,畅谈当时理学、汉学之争。
  [20]木铎(duóo):木舌的铃,古代用于施行政教、传布命令时用之。《论语八佾》:“二三子何患于丧乎?天下之无道也久矣,天将以夫子为木铎”。朱熹的《论语集注》认为这段话的意思是:你们何必担心丧失官职呢?天下黑暗已经很久了,上天将把孔子作为传播光明政治的喉舌。
  [21]苏氏说:苏氏解释“木铎”一段,认为上天使孔子失位,周游四方,像木铎一样辛苦于道路。
  [22]集注:即朱熹的《论语集注》。
  [23]盆成:人名,战国时人,仕齐而被杀。
  [24]蓉庵:疑为蒋炳的号。蒋炳,字晓沧,阳湖(今江苏常州)人。雍正举人,擢御史,为官三十余年,有政绩。
  [25]颖州:府名,治所在今安徽阜阳。此指蒋炳儿子蒋熊昌。熊昌曾任颖州知府,这里用官职称呼。同年:乡试、会试同榜考取者称为同年。姚鼐与蒋熊昌同榜中进士。
  [26]教言:教诲之言。对别人意见的尊称。
  [27]愚陋:自我的谦称。
  [28]宥:原谅。
  【赏析】
  蒋松如写信给姚鼐,大概是对朱熹的《四书集注》提出了一些考据方面的不同意见,而姚鼐却就此认为蒋是受了汉学的影响,所以覆信给蒋,宣扬理学,攻驳汉学。因为不是知交,下语用辞十分婉转,不刺伤对方的自尊,这在开头一段的客套话中表现得尤为明显。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相关文章

  • ·文言文《复鲁絜非书》--  文言文《复鲁絜非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桐城姚鼐顿首,絜非先生足下:相知恨少,晚通先生。接其人,知为君子矣;读其文,非君子...
  •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  文言文《南园诗存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昆明钱侍御沣既丧[1],子幼,诗集散亡,长白法祭酒式善[2]、赵州师令君范[3],为蒐辑仅得...
  •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  文言文《亡妻龚氏圹铭》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四十三年九月朔(2),彭绩秋士具舟载其妻龚氏之柩,之吴县九龙坞彭氏墓(3),翌...
  •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  文言文《重修盘门双忠祠记》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观建炎(1)之事,宋之不亡者幸耳。方金兵破扬州,于时高宗驻平江(2)去敌尚远...
  • ·文言文《表微》--  文言文《表微》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沈忠伯馆于上津桥程氏[1],司出纳无苟[2],与人交,诺必诚,行不蹈非礼。予友汪大绅,亦授徒程...
  •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  文言文《书书永清张乞人事后》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善周震荣宰永清(1),尝书张乞人事:张乞人,永清县南门外贫人也。父殁,行乞...
  • ·文言文《书侯振东》--  文言文《书侯振东》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振东,肃宁人(1)。家贫,去为县卒,事令安懋修。懋修治好猛(2),或杖人枉(3),色然(...
  • ·文言文《命说》--  文言文《命说》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仆居京师,或爱仆者,曰:“东肆有工[1],能以命辨人吉凶短长[2],指贵禄约穷[3],若鉴鉴...
  •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
  •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  文言文《博山知县武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乾隆五十七年[2],当和珅秉政[3],兼步军统领[4],遣提督番役至山东[5],有所诇察...
  •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  文言文《祭朱竹君学士文》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呜呼!海内万士,于中有君。其气超然,不可辈群。余始畏焉(2),曰师非友。辱君下交...
  •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  文言文《赠邵秀才序》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监司浙西(1),于诸生中得一人焉(2),曰邵子怀粹(3)。余初未识邵子,因其邻潘侍御...
  • ·文言文《纪言》--  文言文《纪言》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嘉庆元年(1),敬以富阳县知县(2),饷贵州平苗军(3)。五月丁巳,次益阳(4),有大星陨于...
  •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  文言文《答鲍觉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顷邀惠书[2],省仆动静安否[3],情重辞温,增仆远望。仆自足下北游,沈默闲处,叹在右益...
  • ·文言文《示诸生书》--  文言文《示诸生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时代日迁,陵夷至于有明之季[5],高、顾讲学东林[6],士慕其道学之名而依附之者,未免伪君...
  •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  文言文《掌广西道监察御史管君墓表》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君姓管氏,讳世铭,字缄若,所居曰韫山堂,门下士因称韫山先生,故韫山之...
  •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  文言文《崔景偁哀辞》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余始识景偁于京师,与为友。景偁以兄事余,即数岁,已而北面承贽(1),请为弟子。余愧谢...
  •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  文言文《复蒋松如书》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久处闾里[1],不获与海内贤士相见,耳目为之聩霿[2]。冬间,舍侄浣江寄至先生大作数篇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