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冲列传

  文言文《李冲列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敦煌公宝少子也。少孤,为长兄荥阳太守承所携训。承常言:“此儿器量非恒,方为门户所寄。”冲沉雅有大量,随兄至官。是时牧守子弟多侵乱民庶,轻有乞夺,冲与承长子韶独清简皎然,无所求取,时人美焉。
  显祖末,为中书学生。冲善交游,不妄戏杂,流辈重之。高祖初,以例迁秘书中散,典禁中文事,以修整敏惠,渐见宠待。迁内秘书令、南部给事中。
  旧无三长,惟立宗主督护,所以民多隐冒,五十、三十家方为一户。冲以三正治民,所由来远,于是创三长之制而上之。文明太后览而称善,引见公卿议之。中书令郑羲、秘书令高祐等曰:“冲求立三长者,乃欲混天下一法。言似可用,事实难行。”羲又曰:“不信臣言,但试行之。事败之后,当知愚言之不谬。”太尉元丕曰:“臣谓此法若行,于公私有益。”咸称方今有事之月,校比民户,新旧未分,民必劳怨。请过今秋,至冬闲月,徐乃遣使,于事为宜。冲曰:“民者,冥也,可使由之,不可使知之。若不因调时,百姓徒知立长校户之勤,未见均徭省赋之益,心必生怨。宜及课调之月,令知赋税之均。既识其事,又得其利,因民之欲,为之易行。”太后曰:“立三长,则课有常准,赋有恒分;苞荫之户可出,侥幸之人可止。何为而不可?”群议虽有乖异,然惟以变法为难,更无异义。遂立三长,公私便之。
  迁中书令,加散骑常侍,给事中如故。寻转南部尚书,赐爵顺阳侯。冲为文明太后所幸,恩宠日盛,赏赐月至数十万,进爵陇西公,密致珍宝御物以充其第,外人莫得而知焉。冲家素清贫,于是始为富室。而谦以自牧,积而能散,近自姻族,逮于乡闾,莫不分及。
  初,冲兄佐与河南太守来崇同自凉州入国,素有微嫌。佐因缘成崇罪,饿死狱中。后崇子护又纠佐赃罪,佐及冲等悉坐幽系,会赦乃免,佐甚衔之。至冲宠贵,综摄内外,护为南部郎,深虑为冲所陷,常求退避,而冲每慰抚之。护后坐赃罪,惧必不济。冲乃具奏与护本末嫌隙,乞原恕之,遂得不坐。
  【翻译】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敦煌公字宝最小的儿子。他很小的时候双亲就去世了,受到大哥荥阳太守李承的抚养教导。李承常说:“这小家伙才能气度非同凡响,将成为我们家族的依靠。”李冲深沉儒雅,胸怀远大,他哥赴任,李冲随兄到任所。当时刺史太守的子弟们大都骚扰老百姓,有巧取豪夺的行为,只有李冲和李承的长子李韶极其清白,不向wwW.SLkJ.oRG百姓索取财物,当时人都称赞他们。
  显祖献文帝拓跋弘末年,李冲做中书学生。他善于同朋友们相处,不随便开玩笑或说不正经的事,同辈人都尊重他。高祖孝文帝拓跋宏即帝位初年,按惯例升李冲为秘书中散,掌管宫中文书事务,因为他的行为严谨,作事机敏,逐渐受到宠信。升任内秘书令、南部给事中。
  先前没有设置党、里、邻三长,只有宗主督护制度,因此百姓被豪族隐庇,户籍不实,五十家或三十家才立一个户头。李冲认为通过三正管理人户,历史已经很长了,因此创定三长制,把它上奏给执政者。文明太后看了过后,认为不错,把李冲介绍给公卿太臣们来共同商量这件事。中书令郑羲、秘书令高祜等人说:“李冲之请求设立“三长”,是想统一天下法令。这说起来似乎可以采纳,但实际上难以推行。”郑羲又说:“不相信我的话,那就试试看,等事情失败之后,会知道我的话没错。”太尉元丕说:“我认为这一法令若能推行下去,对公对私都有好处。”他们都说现在正是农活忙的月份,如果清查登记户口,新迁户和原住户都没有区别,老百姓一定会因烦扰而生怨气,请求等这个秋天过后,到冬天没农活的月份,再慢慢派人推行,比较合适。李冲说:“所谓民,就是冥,可心让他们怎样作,不可心让他们知道为什么要那样作。假如不趁征发租税的时候设置三长,百姓只知道设立三长清查户口烦人,看不到平均徭役、减少赋敛的好处,心里定会有怨气。应当趁收取租税的月份进行,使百姓知道这将有平摊赋税的好处,他们既知道置三长的事,又因此获得好处,利用百姓的愿望,就容易推行。”文明太后说:“设立三长,租税徭役就有一定标准,隐匿的人口就可以清查出来,侥幸逃避的人也将停止,有什么不可以的?”大家意见虽仍不一致,但只是认为变法实行起来不容易,更没有其他反对的说法。于是便设置三长,公家和老百姓都称道这样方便。
  李冲升任中令,加官散骑常待,南部给事中一职仍保留。不久转任南部尚书,被赐以顺阳侯的爵位。李冲受到文明太后的宠爱,日甚一日,赏赐的财物每月达数千万钱之多,进其爵为陇西公,暗中把珍宝及皇帝所赐之物送往他的家中,外面的人无从知道这些事。李冲家一直清贫,这时才开始成为富家。但他作事谦虚,并以此自我约束,把积蓄的财物分散给别人,从姻亲同族到同乡同里的人,都得到他的施舍。
  起先,李冲的哥哥李佐与河南太守来崇一起从凉州来到魏都城,他们俩平时有小矛盾,李佐因一次机会使来崇获罪,来崇饿死于监狱中。其后来崇之子来护又举报李佐犯有贪污罪,李佐与李冲等人均被逮捕入狱,碰到大赦,才免除罪罚,李佐因而痛恨来护。等到李冲受宠尊贵,执掌内外大权,来护为尚书南部郎,非常担心会被李冲陷害,多次请求免官退避,但李冲总都安慰他。来护后来犯了贪污罪,担心自己一定不能免死。李冲于是将自己与来护间的隔阂原原本本的向上作了报告,请求宽恕来护,来护因此没被判刑。

文言文《李冲列传》相关文章

  • ·文言文《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  《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出自文言文《陈矫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避乱江东及东城,辞孙策、袁术之命,还本郡。...
  • ·文言文《陈矫传》--  文言文《陈矫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陈矫字季弼,广陵东阳人也。避乱江东及东城,辞孙策、袁术之命,还本郡。太守陈登请为功曹,...
  • ·文言文《高允传》--  文言文《高允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高允,字伯恭,渤海人也。少孤夙成,有奇度,清河崔玄伯见而异之,叹曰:“高子黄中内润...
  • ·文言文《臧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出自文言文《臧霸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
  • ·文言文《臧霸传》--  文言文《臧霸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臧霸字宣高,泰山华人也。父戒,为县狱掾,据法不听太守欲所私杀,太守大怒,令收戒诣府,时...
  • ·文言文《刘休宾字处干,本平原人》--  《刘休宾字处干,本平原人》出自文言文《刘休宾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刘休宾,字处干,本平原人。祖昶,从慕容德度河,家□北海之都昌县。父奉...
  • ·文言文《刘休宾传》--  文言文《刘休宾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刘休宾字处干,本平原人。祖昶,从慕容德度河,家□北海之都昌县。父奉伯,刘裕时,北海太...
  • ·文言文《毛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  《毛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出自文言文《毛玠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毛玠字孝先,陈留平丘人也。少为县吏,以清公称。将避乱荆州,未至,闻刘...
  • ·文言文《李冲列传》--  文言文《李冲列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敦煌公宝少子也。少孤,为长兄荥阳太守承所携训。承常言:“此
  • ·文言文《李冲字思顺,陇西人》--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出自文言文《李冲列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敦煌公宝少子也。少孤,为长兄荥阳太守承所携训。承常...
  • ·文言文《王烈传》--  文言文《王烈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王烈通识达道,秉义不回。以颖川陈太丘为师,二子为友。时颖川荀慈明、贾伟节、李元礼、韩元...
  • ·文言文《王烈通识达道,秉义不回》--  《王烈通识达道,秉义不回》出自文言文《王烈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王烈通识达道,秉义不回。以颖川陈太丘为师,二子为友。时颖川荀慈明、贾伟...
  • ·文言文《李洪之传》--  文言文《李洪之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李洪之,本名文通,恒农人。会永昌王仁随世祖南征,得元后姊妹二人。洪之以宗人潜相饷遗,...
  • ·文言文《邢颙传》--  文言文《邢颙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邢颙字子昂,河间鄚人也。举孝廉,司徒辟,皆不就。易姓字,适右北平,从田畴游。积五年,而...
  • ·文言文《刘劭传》--  文言文《刘劭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刘劭字孔才,广平邯郸人也。建安中,为计吏,诣许。太史上言:“正旦当日蚀。”劭...
  • ·文言文《刘劭字孔才,广平邯郸人也》--  《刘劭字孔才,广平邯郸人也》出自文言文《刘劭传》,其古诗全文翻译如下:   【原文】   刘劭字孔才,广平邯郸人也。建安中,为计吏,诣许。太史上言:“正旦...
  • ·文言文《长孙嵩》--  文言文《长孙嵩》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长孙嵩,代人也,太祖赐名焉。父仁,昭成时为南部大人。嵩宽雅有器度,年十四,代父统军。昭...
  • ·文言文《李冲列传》--  文言文《李冲列传》出自栏目《文言文大全》,其诗文如下:   【原文】   李冲字思顺,陇西人,敦煌公宝少子也。少孤,为长兄荥阳太守承所携训。承常言:“此

    为你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