排调第二十五翻译赏析_排调第二十五阅读答案_来源世说新语

  “排调第二十五”出自古典作品的作品《世说新语》,其内容全文如下:
【题解】排调,指戏弄嘲笑。本篇记载了许多有关排调的小故事,其中包括嘲笑、戏弄,讽刺,反击、劝告,也有亲友间的开玩笑。从里面可以看出当时人士在交往中讲究机智和善于应付,要求做到语言简练有味,机变有锋,大方得体,击中要害等,这也是魏晋风度的重要内容。下面略谈其中几点。

在言谈中,对方经常会提出问题,有善意的,有不怀好意的,也有不易捉摸其用意的,应对的人就要审时度势,确定说话的角度,选择言辞,做到针对性强,又无懈可击。例如第29 则记王濛、刘真长二人不尊重蔡谟又要蔡谟评价一下自己和王夷甫的高下,蔡“答曰:身不如夷甫。王、刘相目而笑日:公何处不如?答曰:夷甫无君辈客。”这一回答看似平淡而词锋犀利,使王、刘二人正自以为得计时却发现已经引火烧身,一下子处于尴尬的境地。又如第18 则记“王丞相枕周伯仁膝,指其腹曰:卿此中何所有?答曰:此中空洞无物,然容卿辈数百人”。问的人借开玩笑讥周腹中空无所有,回答的人就借“空洞无物”表明自己胸怀宽阔,大肚能容,这种回答就很有韵味。有一些事例只是亲友间为了活跃气氛,使谈话生动滑稽,而增加一些诙谐成分。例如第59 则“顾长康咬甘蔗,先食尾。人问所以,云:渐至佳境”。这一回答很有哲理性,耐人寻味。有的只是开开玩笑,例如第46 则记王文度和范荣期到筒文帝处,两人互相让对方走在前面,结果“王遂在范后,王因谓曰:簸之扬之,糠秕在前。范曰:洮之汰之,沙砾在后”。这里不过是因两人一前一后而分别借簸粮食和淘米的结果互相取笑而已。又如第12 则记“诸葛令、王丞相共争姓族先后。王曰:何不言葛、王而云王、葛?今日:譬言驴马,不言马驴,驴宁胜马邪?”王导所提表面上是个次序问题,实质是争族姓的高低,诸葛令如果不机警或措辞不当,就会输人一筹,而以“驴马”的次序来回击对方,就很有讽刺意味。

也有一些近乎恶意攻击的排调须要认真对付,例如故意犯讳就是这样。

古人注重避家讳,如果有意说出对方尊亲的名字,必然受到反击,第2、3、33 则所记载的就是。这类排调,除了直呼对方父祖名字外,主要是讲究词藻问题,或者引用古籍、成语、典故,或者应用现成的词语,以点出对方的家讳,做到针锋相对,锋芒逼人。

(1)诸葛瑾为豫州,遣别驾到台①,语云:“小儿知谈,卿可与语。”

连往诣恪,恪不与相见②。后于张辅吴坐中相遇,别驾唤恪:“咄咄郎君!”③恪因嘲之曰:“豫州乱矣,何咄咄之有?”答曰:“君明臣贤,未闻其乱。”恪曰:“昔唐尧在上,四凶在下④。”答曰:“非唯四凶,亦有丹朱⑤。”于是一坐大笑。

【注释】①别驾:官名,参看《言语》第37 则注⑤。台:中央机关的官署。

②恪:诸葛恪,字元逊,诸葛瑾的长子,年轻时就有才名,善应辩,在吴国官至太傅,为孙峻所害。

③张辅吴:张昭,字子布,在吴国任辅吴将军。郎君:尊称贵公子或上司的子弟为郎君。④唐尧:传说是远古的贤明君主。四凶:指四个凶暴的人,即尧时的浑敦、穷奇、梼杌、饕餮(tāotiè),是四个部族的首领。一说指舜时的共工、讙兜、三苗、鲧。⑤丹朱:尧的儿子,名朱,因居丹水而得名,为人傲慢。

【译文】诸葛瑾任豫州牧的时候,派遣别驾入朝,并告诉他说:“我的儿子善于谈吐,你可以和他谈论谈论。”别驾接连去拜访诸葛恪,诸葛恪都不和他见面。后来在辅吴将军张昭家中作客时相遇,别驾招呼诸葛恪:“哎呀呀,公子!”诸葛恪于是嘲笑他说:“豫州出乱子了,有什么好惊叹的?”别驾回答说:“君主圣明,臣子贤良,没有听说那里出了乱子。”诸葛恪说:“古时上面虽有唐尧,下面仍有四凶。”别驾回答说:“不仅有四凶,也有丹朱。”于是满座的人都大笑起来。

(2)晋文帝与二陈共车,过唤钟会同载,即驶车委去。比出,已远。既至,因嘲之曰:“与人期行,何以迟迟?望卿遥遥不至①。”会答曰:“矫然懿实,何必同群②!”帝复问会:“皋繇何如人③?”答曰:“上不及尧、舜,下不逮周、孔,亦一时之懿士④。”

【注释】①遥遥:形容时间长久。按:因为钟会的父亲名繇,而繇和遥同音,所以用“遥遥”来戏弄钟会。

②矫然:形容高超出众。懿实:指有美德实才的人,懿指美好。按:陈骞的父亲名陈矫,晋文帝的父亲是司马懿,陈泰的父亲名陈群,祖父名陈寔(音实)。钟会在回答时或者直用其名,或者用同音字,以此来报复他们三人。

③皋繇:舜时的法官。按:“繇”和钟会父亲的名字同字同音。

④懿士:有懿德(美德)的人。

【译文】晋文帝和陈赛、陈泰一起乘车,当车子经过钟会家时,招呼钟会一同乘车,还没等他出来,就丢下他驾车离开了。等他出来,车子已经走远了。他赶到以后,晋文帝借机嘲笑他说:“和别人约定时间一起走,你为什么迟迟不出来?大家盼着你,你却遥遥无期。”钟会回答说:“懿德、实才矫然出众的人,为什么一走要和大家合群!”文帝又问钟会:“皋繇是怎样一个人?”钟会回答说:“比上不如尧舜,比下不如周公和孔子,但也是当时的懿德之士。”

(3)钟毓为黄门郎,有机警,在景王坐燕饮①。时陈群子玄伯、武周子元夏同在坐,共嘲毓②。景王曰:“皋繇何如人?”对曰:“古之懿士。”顾谓玄伯、元夏曰:“君子周而不比,群而不党 ③。”

【注释】①钟毓:是钟会的哥哥,参看《言语》第11 则注①。景王:司马懿的儿子司马师。晋国建立,追尊为景王。

②玄伯:即前面第2 则的陈泰,字玄伯。

③“君子”两句:“君子周而不比”一句引自《论语·为政》,意指君子团 结,却不互相勾结。“群而不党 ”一句引自《论语·卫灵公》,意指合群而不互相袒护。按:这两句的周。群和武周。陈群的名字相同,语意双关。

【译文】钟毓任黄门侍郎,机灵敏锐。有一次陪侍景王宴饮。当时陈群的儿子玄伯、武周的儿子元夏一同在座,他们一起嘲笑钟毓。景王问:“皋繇是怎样的一个人?”钟毓回答说:“是古代的懿德之士。”又回过头对玄伯、元夏说:“君子周而不比,群而不党 。”

(4)嵇、阮、山、刘在竹林酣饮,王戎后往,步兵曰:“俗物已复来败人意①!”王笑曰:“卿辈意亦复可败邪?”

【注释】①俗物:魏晋时名士以脱离世务为清高,常以俗物骂那些和自己不相合的人。败人意:败坏人意,犹言扫兴,败兴。

【译文】嵇康、阮籍、山涛、刘伶,在竹林中畅饮,王戎后到,步兵校尉阮籍说:“俗物又来败坏人的意兴!”王戎笑着说:“你们的意兴也能败坏吗?”(5)晋武帝问孙皓:“闻南人好作《尔汝歌》,颇能为不?”①皓正饮酒,因举觞劝帝而言曰:“昔与汝为邻,今与汝为臣。上汝一杯酒。令汝寿万春!”帝悔之。

【注释】①孙皓:三国时吴国的最后一个君主。晋武帝派兵南下攻陷建业,孙皓投降。尔汝歌:晋时民歌。按:用尔汝称呼对方是失礼的,更何况君臣之间。晋武帝让降臣以尔汝称呼自己,是自取羞辱,故后悔。尔、汝相当于“你”。

②寿万春:寿万年;长寿。

【译文】晋武帝问孙皓:“听说南方人喜欢作《尔汝歌》,你可会作吗?”孙皓正在饮酒,于是举杯向武帝劝酒,并且作歌道:“从前和你是近邻,现在给你做小臣。拳献给你一杯酒,祝你寿长享万春。”武帝为这件事很后悔。(6)孙子荆年少时欲隐,语王武子:“当枕石漱流①”,误曰:“漱石枕流。”王曰:“流可枕,石可漱乎?”孙曰:“所以枕流,欲洗其耳②;所以漱石,欲砺其齿。”

【注释】①枕石漱流:比喻隐居山林。枕石,用石做枕。漱流,用流水来漱口。

②洗耳:比喻不愿意过问世事。传说尧想召隐士许由为九州长,许由认为这听脏了自己的耳朵,就到河里洗耳。

【译文】孙子荆年轻时想要隐居,告诉王武子说:“就要枕石漱流”,口误说成“漱石枕流。”王武子说:“流水可以枕,石头可以漱口吗?”孙子荆说:“枕流水是想要洗干净自己的耳朵,漱石头是想要磨练自己的牙齿。”

(7)头责秦子羽云①:“子曾不如太原温 ■,颍川荀■,范陽张华,土卿刘许②,义陽邹湛,河南郑诩。此数子者,或謇吃无宫商③,或尪陋希言语④,或淹伊多姿态⑤,或讙哗少智諝⑥,或口如含胶饴⑦,或头如巾齑杵⑧。而犹以文采可观,意思详序⑨,攀龙附凤,并登天府⑩。”

【注释】①头责秦子羽:按:《张敏集)载《头责子羽文》说,是假托为子羽的头颅来谴责子羽。②士卿:即宗正卿,为九卿之一,掌管皇族事务。按:刘许和张华同为范陽人,所以省去籍贯。③春(j1ǎn)吃:口吃。无宫商:指说话没有抑扬顿挫,没有音乐美。官商是五音宫商角微羽中的两个音,泛指音乐。

④尪(wāng)陋:瘦弱丑陋。希:同“稀”,少。

⑤淹伊:矫揉造作。

⑥讙哗:同“喧哗”。智諝(xū):才智。

⑦胶饴:像胶一样粘的糖浆。

⑧巾齑杵:用头巾包着捣物的棒槌,用来比喻头小而尖。齑(jī)是调味用的姜、蒜等碎末儿。⑨意思:思想内容。详序:完备而有条理。

⑩攀龙附凤:原指依附帝王以建立功业,后来也用来比喻趋炎附势。天府:比喻朝廷。【译文】头谴责秦子羽说:“你竟比不上太原温 ■,颖川荀■,范陽张华,士卿刘许,义陽邹湛,河南郑诩。这几个人,有的口吃,语不成调;有的瘦弱丑陋,寡言少语;有的矫揉造作,扭捏作态;有的吵吵嚷嚷,缺少智谋;有的口像含着胶质糖浆;有的头像包着头巾的棒槌。然而,他们还是因为文辞值得观赏,思想周备而有条理,很会趋炎附势,结果都能一齐入朝为官。”(8)王浑与妇钟氏共坐,见武子从庭过①,浑欣然谓妇曰:“生儿如此,足慰人意。”妇笑曰:“若使新妇得配参军,生儿故可不啻如此②。”

【注释】①武子:王济,字武子,王浑的儿子。②参军:王沦,字太冲,王浑的弟弟,曾为晋文王大将军参军。不啻:不止。【译文】王浑和妻子钟氏在一起坐着,看见他们的儿子武子从院中走过,王浑高兴地对妻子说:“生个这样的儿子,满可以安心了。”他的妻子笑着说:“如果我能婚配参军,生的儿子本来可以不止是这样的。”

(9)荀鸣鹤,陆士龙二人未相识,俱会张茂先坐。张令共语,以其并有大才,可勿作常语,陆举手曰:“云间陆土龙①。”荀答曰:“日下荀鸣鹤②。”陆曰:“既开青云睹白雉,何不张尔弓,布尔矢③?”荀答曰:“本谓云龙骙骙,定是山鹿野麋;兽弱弩强,是以发迟④。”张乃抚掌大笑。

【注释】①“云间”句:陆士龙名云,字土龙,吴郡人。祖父陆逊,是吴国丞相,封华亭侯,以后就泄居华亭。华亭,古名云间,据说是因陆云此言而得名,在今江 苏省松江 县西。其次,云中之龙,既切陆云的名和字,也是暗喻其高。

②“日下”句:日下指京都。荀鸣鹤,颖川人。在晋代,颖川郡首府在河南许昌,和京都洛陽靠近,所以荀鸣鹤说是日下人。日下的字面义指太陽之下。其次,日下之鹤,既切荀姓(荀字从日),也是用来暗喻其高。

③“既开”句:这句针对荀鸣鹤的名字,暗指射鹤。白雉:鸟名,象野鸡而色白,暗指荀不是鹤。

④”本渭”句:这句暗指陆士龙并不是龙。骙骙(kuíkuí):形容强壮。麋(mí):驼鹿:【译文】荀鸣鹤,陆士龙两人原来不相识,在张茂先家中作客时碰见了。张茂先让他们一起谈一谈,而且因为他们都有很高的才学,让他们不要说平常的俗话。陆士龙拱手说:“我是云间陆士龙。”荀鸣鹤回答说:“我是日下荀鸣鹤。”陆士龙说:“已经拨开云彩现青天,看见了白雉,为什么不张开你的弓,搭上你的箭?”荀鸣鹤回答说:“我本来以为是威武的云龙,可原来是山野麋鹿;兽弱而弓强,因此迟迟不敢放箭。”张茂先于是拍手大笑。

(10)陆太尉诣王丞相,王公食以酪。陆还遂病。明日,与王笺云:“昨食酪小过,通夜委顿①。民虽吴人,几为伧鬼②。”

【注释】①笺:一种文体,写给尊贵者的信。委顿:委靡疲困。

②伧鬼:鄙夷之称。参看《简做》第17 则注④。因为南方人不食酪,所以这样说。【译文】太尉陆玩去拜访丞相王导,王导拿奶酪招待他。陆玩回家就病倒了。第二天他给王导写信说:“昨天吃奶酪稍微过量,整夜精神不振,疲困不堪。小民虽然是吴人,却几乎成了北方的死鬼。”

(11)元帝皇子生,普赐群臣。殷洪乔谢曰:“皇子诞育,普天同庆。

臣无勋焉,而猥颁厚赉①。”中宗笑曰②:“此事岂可使卿有勋邪!”

【注释】①猥(wěi):谦词,表示谦卑。赉(lài):赏赐。

②中宗:晋元帝死后的庙号。

【译文】晋元帝皇子降生,普遍赏赐群臣。殷洪乔谢赏时说:“皇子诞生,普天下共同庆贺。臣下没有功劳,却辱蒙重赏。”元帝笑着说:“这事难道能让你有功劳吗!”

(12)诸葛令、王丞相共争姓族先后①。王曰:“何不言葛、王,而云王、葛②?”令曰:“譬言驴马,不言马驴,驴宁胜马邪!”

【注释】①“诸葛”句:这里说两人按习惯说法来争辩姓氏的先后顺序,以别高低。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第791 页说:凡两字连续而有平仄声的不同,总是平声字在前,仄声字在后。姓族,姓氏家族。②葛:诸葛氏原为葛氏,后称诸葛。

【译文】尚书令诸葛恢和丞相王导两人一起争论姓氏的先后。王导说:“为什么不说葛、王,而说王、葛?”诸葛恢说:“譬如说驴马,不说马驴,驴难道胜过马吗!”

(13)刘真长始见王丞相,时盛暑之月,丞相以腹熨弹棋局①,曰:“何乃淘②!”刘既出,人问见王公云何,刘曰:“未见他异,唯闻作吴语耳。”【注释】①熨:压;紧贴。弹棋局:弹棋的棋盘。

②淘(qìng):冰凉。这是吴方言。

【译文】刘真长初见丞相王导,当时是最热的月分,丞相把腹部压在弹棋盘上,说:“怎么这么凉啊!”刘真长辞出以后,有人问他见到王导,看法怎么样,刘真长说:“没有见到其他特别的地方,只是听到他说吴语罢了。”

(14)王公与朝士共饮酒①,举琉璃碗谓伯仁曰:“此碗腹殊空,谓之宝器,何邪②?”答曰:“此碗英英③,诚为清彻,所以为宝耳。”

【注释】①朝士:周代官名,后泛称朝廷官吏。

②“此碗”句:王导以碗比喻伯仁,嘲笑他无能,腹中空洞无物。

③英英:明亮的样子。【译文】王导和朝廷的官员一道饮酒,他举起琉璃碗对周伯仁说:“这个碗腹内空空,还称它是宝器,为什么呢?”周伯仁回答说:“这个碗亮晶晶的,确实晶莹澄澈,这就是成为宝器的原因啊。”

(15)谢幼舆谓周侯曰①:“卿类社树,远望之,峨峨拂青天②;就而视之,其根则群狐所托,下聚涵而已③。”答曰:“枝条拂青天,不以为高;群狐乱其下,不以为浊。聚溷之秽,卿之所保,何足自称!”

【注释】①谢幼舆:谢鲲,字幼舆,喜欢玄学,任达不拘,曾任豫章太守,后任王敦长史。《晋书·谢鲲传》载:“鲲不徇功名,无砥砺行,居身于可否之间,虽自处若秽,而动不累高。”②社树:社坛周围的树。峨峨:形容高峻。

③聚溷(hùn):聚集污秽。

【译文】谢幼舆对武城侯周f 说:“你像社坛上的树,远远望去,高耸云霄;走近去看,它的根部却是群狐聚居的地方,下面堆积看污秽的东西罢了。”周f 回答说:“树枝擦着青天,我不认为高;群狐在它根部捣乱,也不认为混乱。至于藏垢纳污这种丑恶的事,是你所占有的,哪里值得自夸呢!”

(16)王长豫幼便和令,丞相爱恣甚笃①,每共围棋,丞相欲举行,长豫按指不听。丞相笑曰:“讵得尔,相与似有瓜葛②【注释】①王长豫:王悦,字长豫,是丞相王导的儿子。和令:温 顺善良。爱恣:溺爱。②瓜葛:爪、葛都是蔓生植物,比喻有一定牵连、关系。

【译文】王长豫小时候就很和善,丞相王导非常疼爱他。每次和他一起下围棋,王导要动子走棋,长豫却按着指头不让动。王导笑着说:“你怎么能这样做,我们相互间好像还有点关系吧!”

(17)明帝问周伯仁:“真长何如人?”答曰:“故是千斤辖特①。”

王公笑其言。伯仁曰:“不如卷角牸,有盘辟之好②。”

【注释】①辖(jiè)特:Yan割过的公牛。指能任重致远。

②“不如”句:这是嘲笑王导的,暗示王导是卷角柠,嘲笑他老年无所作为,但能让骑牛的人满意。卷角牸,指卷角母牛。牛老了就卷角,不能快走。盘辟,盘旋进退。【译文】晋明帝问周伯仁:“真长是怎么样的人?”周伯仁回答说:“自然是个千斤重的Yan牛。”王导嘲笑他说的活。周伯仁说:“当然比不上卷角老母牛,能好好地盘旋进退。”

(18)王丞相枕周伯仁膝,指其腹曰:“卿此中何所有?”答曰:“此中空洞无物,然容卿辈数百人。”

【译文】丞相王导枕着周伯仁的膝,用手指着他的肚子说:“你这里有什么东西?”周伯仁回答说:“这里空空洞洞,没有东西,可是能容纳下几百个像你这样的人。”

(19)干宝向刘真长叙其《搜神记》①,刘曰:“卿可谓鬼之董狐②。”【注释】①干宝:字令升,博学多才,曾任散骑常侍。著《搜神记》,这是六朝志怪小说的代表作,所记多神怪灵异之事,其中保存了很多神话传说和民间故事。

②董狐:春秋时晋国太史,敢于坚持史官的记事原则,素有古之良史之称。【译文】干宝向刘真长叙说他的《搜神记》,刘真长说:“你可以说是鬼神的董狐。”

(20)许文思往顾和许,顾先在帐中眠,许至,便径就床 角枕共语①。

既而唤顾共行,顾乃命左右取杭上新衣②,易己体上所著。许笑曰:“卿乃复有行来衣乎③?”

【注释】①角枕:用兽角作装饰的枕头。

②杭:同“桁”,衣架。

③行来衣:出门所穿的体面衣服。

【译文】许文思去顾和的府上,顾和先已在帐子里睡觉,许文思来到,就径直上床 靠着角枕跟顾和交 谈。不久又招呼顾和一道走,顾和便叫随从去拿衣架上的新衣,换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许文思笑着说:“你竟然还有出门穿的衣服吗?”

(21)康僧渊目深而鼻高,王丞相每调之①。僧渊曰:“鼻者面之山,目者面之渊;山不高则不灵,渊不深则不清。”

【注释】①康僧渊:西域僧人。参看《文学》第47 则。

【译文】康僧渊眼睛深陷,鼻梁很高,丞相王导常常嘲笑他。僧渊说:“鼻子是脸上的山;眼睛是脸上的深潭;山不高,就没有神灵,潭不深,就不会清澈。”(22)何次道往瓦官寺礼拜甚勤①。阮思旷语之曰:“卿志大宇宙,勇迈终古。”何曰:“卿今日何故忽见推?”阮曰:“我图数千户郡,尚不能得;卿乃图作佛,不亦大乎?”

【注释】①瓦官寺:佛寺名,亦名瓦棺寺,在故金陵凤凰台。礼拜:向神佛行礼。【译文】何次道经常去瓦官寺拜佛,非常虔诚。阮思旷对他说:“你的志向比宇宙还大,你的勇气超过了古人。”何次道说:“你今天为什么忽然推重起我来?”阮思旷说:“我谋求几千户的小郡郡守之职,尚且得不到;你却希图成佛,这个志向不也是很大吗?”

(23)庾征西大举征胡 ,既成行,止镇襄陽①。殷豫章与书,送一折角如意以调之②。庾答书曰:“得所致,虽是败物,犹欲理而用之。”

【注释】①“庾征西”句:庾翼原为荆州刺史,镇守武昌,在晋康帝建元元年(公元343 年)率众北伐,驻扎于襄陽,这时升为征西将军。到第二年,康帝和哥哥庾冰死,庾翼也没有多少战功,便还镇夏口。成行:指军队已经出发。

②折角:指如意的一角折断了,有残缺;也比喻折损人家的傲慢。这里用折角如意,有双关意。【译文】征西将军庾翼大举征伐胡 人,军队出发以后,停留在襄陽防守。豫章太守殷羡给他写信,并送他一个破损了一角的如意来戏弄他。庾翼回信说:“收到你送来的礼物,虽然是破损了的东西,我还是想修好它来用。”

(24)桓大司马乘雪欲猎,先过王、刘诸人许。真长见其装束单急①,问:“老贼欲持此何作②?”桓曰:“我若不为此,卿辈亦那得坐谈③?”【注释】①单急:单薄、紧窄。②老贼:朋友间的戏称。

③“我若”句:桓温 穿的是戎装,所以这样说。

【译文】大司马桓温 趁着下雪要去打猎,先去探望王仲祖、刘真长等人。刘真长看见他的装束单薄紧窄,问道:“老家伙穿着这身衣服要做什么?”桓温 说:“我如果不穿这种衣服,你们这班人又哪能闲坐清谈?”

(25)褚季野问孙盛:“卿国史何当成?”①孙云:“久应竟,在公无暇,故至今日。”褚曰:“古人‘述而不作’②,何必在蚕室中③!”

【注释】①“褚季野”句:孙盛在东晋时代历任参军、廷尉正、秘书监。好学不倦,著《晋陽秋》,词直而理正,被赞为良史。这句说的”国史”,即指《晋陽秋》,何当,何时。②“古人”句:‘述而不作’是孔子说的,意指传述而不创作。语出《论语·述而》。③“何必”句:指司马迁受宫刑写《史记》一事。司马迁因李陵事件被判宫刑,刚受过宫刑的人畏风寒,要居于蚕室中调养,蚕室是执行宫刑和受宫刑者所居的狱室。以后司马迁忍辱负重,完成了《史记》。这句是讥讽孙盛“在公无暇”一语。

【译文】褚季野问孙盛:“你写的国史什么时候完成?”孙盛回答说:“早就应该完成了。由于公务在身没有闲暇时间,所以拖到今天。”褚季野说:“古人只是‘传述前人之言,而不创作’,你为什么一定要在蚕室中才能完成呢!”(26)谢公在东山,朝命屡降而不动。后出为桓宣武司马,将发新亭,朝士咸出瞻送。高灵时为中丞,亦往相祖①。先时多少饮酒,因倚如醉,戏曰:“卿屡违朝旨,高卧东山,诸人每相与言:‘安石不肯出,将如苍生何!’今亦苍生将如卿何?”谢笑而不答。

【注释】①高灵:高崧,小名阿酃,并非“灵”字。中丞:御史台长官,掌管公卿奏事、察举非法等事。祖:饯行的隆重仪式,参看《方正》第12 则注①。

【译文】谢安在东山隐居,朝廷多次下令征召他出仕,都不应命。后来出任桓温 的司马,将要从新亭出发,朝中官员都到来看望送行。高灵当时任中丞,也前去给他饯行。在这之前,高灵已经多多少少喝了些酒,于是就借着这点酒像喝醉了一样,开玩笑说:“你多次违抗朝廷的旨意,在东山高枕无忧地躺着,大家常常一起交 谈说:‘安石不肯出来做官,对老百姓打算怎么办呢!’现在百姓对你又打算怎么看呢?”谢安笑着不回答。

(27)初,谢安在东山,居布衣,时兄弟已有富贵者,翁集家门,倾动人物①。刘夫人戏谓安曰:“大丈夫不当如此乎?”谢乃捉鼻曰:“但恐不免耳②。”

【注释】①翕(xī)集:聚集。家门:家族。倾动:震动;倾倒。

②“但恐”句:谢安一族之中,堂兄谢尚、哥哥谢奕、弟弟谢万都已高官厚禄,富贵一时,而谢安有隐居之志,无出仕之心。可是名声已显,恐为时势所逼,不得不出仕,所以说了这句话。【译文】当初,谢安在东山,处于平民地位,这时兄弟之中已经得到富贵的,都集中在他这一家门,倾倒了名士。谢安妻子刘夫人对谢安开玩笑说:“大丈夫不该这样吗?”谢安便摁着鼻子说:“只怕避免不了呢。”

(28)支道林因人就深公买印山①,深公答曰:“未闻巢、由买山而隐②。”【注释】①印山:当为■山。

②巢、由:巢父、许由,是传说中的远古隐士。参看《言语》第1 则注②和第9 则注⑥。【译文】支道林托人向竺法深买帅山,竺法深回答说:“没有听说巢父、许由买座山来隐居。”

(29)王、刘每不重蔡公。二人尝诣蔡,语良久,乃问蔡曰:“公自言何如夷甫?”答曰:“身不如夷甫。”王、刘相目而笑曰①:“公何处不如?”答曰:“夷甫无君辈客。”

【注释】①相目:相看;互相使眼色。

【译文】王濛、刘真长常常不尊重蔡谟。两人曾经去看望蔡谟,谈了很久,竟问蔡谟说:“您自己说说您比夷甫怎么样?”蔡漠回答说:“我不如夷甫。”王漾和刘真长相视而笑,又问:“您什么地方不如?”蔡谟回答说:“夷甫没有你们这样的客人。”

(30)张吴兴年八岁,亏齿,先达知其不常①,故戏之曰:“君口中何为开狗窦?”张应声答曰:“正使君辈从此中出入。”

【注释】①张吴兴:张玄之,字祖希,曾任吴兴太守。

【译文】吴兴太守张玄之八岁那年,掉了牙,前辈贤达知道他不平凡,故意戏弄他说:“您嘴里为什么开狗洞?”张玄之应声回答说:“正是让你们这样的人从这里出入。”

(31)郝隆七月七日出日中仰卧①,人间其故,答曰:“我晒书民②。”【注释】①郝隆:字佐治,曾任征西将军桓温 的参军。

②我晒书:民间风俗,七月初七日晒经书和衣裳。郝隆看见别人晒衣裳,戏称自己满肚子经书也要晒晒。

【译文】郝隆在七月七日那天到太陽地里脸朝上躺着,有人问他干什么,他回答说:“我晒书。”

(32)谢公始有东山之志,后严命屡臻,势不获已,始就桓公司马①。

于时人有饷桓公药草,中有远志②。公取以问谢:“此药又名小草,何一物而有二称?”谢未即答。时郝隆在坐,应声答曰:“此甚易解,处则为远志,出则为小草③。”谢甚有愧色。桓公目谢而笑曰:“郝参军此过乃不恶,亦极有会④。”

【注释】①东山之志:隐居东山的意愿。严命:严厉的命令。按:在谢安就任桓温 的司马以前,扬州刺史庾冰、吏部尚书范汪都曾授他官职,都遭到拒绝。

②远志:中药名。根名远志,苗名小草。

③“此甚”句:出、处明指露出地面和埋在土中,暗指出仕和隐居,语意双关,以讥笑谢安的出仕。

④会:兴会;意趣。

【译文】谢安起初有隐居山林的意愿,后来官府征召的命令多次下达,势不得已,这才就任桓温 属下的司马。在这时,有人送给桓温 草药,其中有远志。桓温 拿来问谢安:“这种药又叫小草,怎么一种东西却有两样名称呢?”谢安没有立即回答,当时郝隆在座,随声回答说:“这很容易解释,不出就是远志,出来就是小草。”谢安深感惭愧。桓温 看着谢安笑着说:“郝参军这个失言却不算坏,话也说得极有意趣。”

(33)庾园客诣孙监,值行,见齐庄在外,尚幼,而有神意①。庾试之,曰:“孙安国何在②?”即答曰:“庾稚恭家。”庾大笑曰:“诸孙大盛,有儿如此!”又答曰:“未若诸庾之翼翼③。”还,语人曰:“我故胜,得重唤奴父名④。”

【注释】①庾园客:庾爱之,小名园客,是庾翼(字稚恭)的儿子。孙监:孙盛,字安国,任秘书监,所以称孙监。齐庄:孙放,字齐庄,是孙盛的儿子。神意:灵气。

②“孙安”句:直呼对方父亲的名字,这是不敬的。

③“未若”句:庾园客用了齐庄父亲的名字,齐庄也直称庾翼来报复。翼翼:形容旺盛,兴旺。因有两个“翼”字,所以下文齐庄说:“得重唤奴父名。”

④奴:卑贱之称。

【译文】庾园客去拜访秘书监孙盛,碰上孙盛外出,看见齐庄在外面,年纪还小,却有一股机灵气。庾园客就考验他一下,说:“孙安国在什么地方?”齐庄马上回答说:“在庾稚恭家。”庾园客大笑说:“孙氏家族非常旺盛,有这样的儿子!”齐庄又回答说:“不如庾氏家族那样洋洋翼翼。”齐庄回家告诉别人说:“实是我胜了,我能够多叫一次那奴才的父亲的名字。”

(34)范玄平在简文坐,谈欲屈,引王长史曰①:“卿助我!”王曰:“此非拔山力所能助②。”

【注释】①范玄平:范汪,字玄平,曾任吏部尚书,徐、兖二州刺史。

②“此非”句:指理亏得厉害,用什么力量也不能挽回。

【译文】范玄平在简文帝家作客,清谈就要理亏了。把左长史王濛拉过来说:“你帮帮我!”王濛说:“这不是拔山的力量所能帮助的。”

(35)郝隆为桓公南蛮参军①。三月三日会,作诗,不能者罚酒三升②。隆初以不能受罚,既饮,揽笔便作一句云:“娵隅跃清池③。”桓问:“娵隅是何物?”答曰:“蛮名鱼为娵隅。”桓公曰:“作诗何以作蛮语?”隆曰:“千里投公,始得蛮府参军,那得不作蛮语也!”

【注释】①“郝隆”句:桓温 曾任南蛮校尉,即驻守南方民族地区的将领,郝隆在他府中任参军。②三月三日会:原来为农历的上已节,魏代以后定在三月三日,这一天人们到水边洗濯,祈福驱邪,也借此宴饮、郊游。

③“娵(jū)隅”句:鱼儿在清池中跳跃。娵隅,古时南方的民族称鱼为娵隅。【译文】郝隆任桓温 南蛮校尉府的参军。三月三日的聚会上,要求作诗,不能作诗的,要罚喝三升酒。郝隆开始因为作不出诗受罚,喝完酒,提起笔来便写了一句:“娵隅跃清池。”桓温 问:“娵隅是什么?”郝隆回答说:“南蛮称鱼为娵隅。”桓温 说:“作诗为什么用蛮语?”郝隆说:“我从千里之外来投奔您,才得到南蛮校尉府的参军一职,哪能不说蛮语呢!”

(36)袁羊尝诣刘恢,恢在内眠未起①。袁因作诗调之曰:“角枕粲文茵,锦衾烂长筵②。”刘尚晋明帝女,主见诗不平③,曰:“袁羊,古之遗狂④!”

【注释】①刘恢:是刘惔之误。

②“角枕”二句:大意是华丽的褥子上用兽角装饰的枕头鲜艳夺目,精美的席子上锦被光辉灿烂。语出《诗经·唐风·葛生》:“角枕粲兮,锦衾烂兮。”《葛生》是一首描写丈夫出征,生死不明,妻子在家思念的诗。袁羊用这篇诗的语句作诗嘲笑刘惔,无怪庐陵公主见诗不平。

③尚:指娶公主为妻。刘恢娶晋明帝的女儿庐陵公主为妻。

④狂:放荡不羁。

【译文】袁羊有一次去拜访刘惔,刘惔正在内室睡觉,还没有起床 。袁羊于是作诗戏弄他说:“角枕粲文茵,锦衾烂长筵。”刘惔娶晋明帝女儿为妻,庐陵公主看见袁羊的诗愤愤不平,说:“袁羊是古代狂徒的后代!”

(37)殷洪远答孙兴公诗云:“聊复放一曲①。”刘真长笑其语拙,问曰:“君欲云那放②”殷曰:“■腊亦放,何必其■铃邪③?”

【注释】①“聊复”句:大意是,姑且再放声歌一曲。

②“君欲”句:刘真长认为放字用在这里很拙劣,所以反问他怎么放?

③■(tà)腊”句:柏腊,鼓声。|铃:钟铃声,金石声。放,指放出,发出。殷洪远意在说明自己的诗虽然象鼓声,比不上金石声清脆悦耳,却也能表情达意,何必要雕章琢句,刻意作金石声。【译文】殷洪远答孙兴公的诗说:“聊复放一曲。”刘真长笑话他用语拙劣,问道:“您想说怎么放?”殷洪远说:“鼓声也是放,为什么一定要放出金石声呢?”

(38)桓公既废海西,立简文①。侍中谢公见桓公,拜;桓惊笑曰:“安石,卿何事至尔?”谢曰:“未有君拜于前,臣立于后②。”

【注释】①“桓公”句:桓温 在晋太和六年(公元371 年)废晋帝为海西县公,立丞相司马里为帝,这就是简文帝。桓温 乘机诛杀,流放一些大臣。威势显赫,谢安见而遥拜。②“未有”句:君,用来尊称在上位者,也指君主;臣,既是谦称,也指臣子。谢安用这两个词,意属双关,讽刺桓温 想当君主。另外,“臣立于后”,《晋书·桓温 传》作“臣揖于后”。

【译文】桓温 废黜海西公后,立简文帝。侍中谢安进见桓温 ,行了个大礼,桓温 惊讶地笑道:“安石,你为什么这样呢?”谢安回答说:“没有君先行礼,臣后站起来的道理。”

(39)郗重熙与谢公书,道王敬仁闻一年少怀问鼎①。不知桓公德衰,为复后生可畏?

【注释】①问鼎:篡位。先秦时代把九鼎当做传国之宝,问鼎的大小轻重,就是意欲夺取天下。【译文】郑重熙写信给谢安,说起王敬仁听说一个年轻人图谋篡夺王位的事。不知是桓公德行衰微,还是后生可畏?

(40)张苍梧是张凭之祖①,尝语凭父曰:“我不如汝。”凭父未解所以②,苍梧曰:“汝有佳儿。”凭时年数岁,敛手曰:“阿翁,诅宜以子戏父!③【注释】①张苍梧:张镇,字义远,曾任苍梧太守。

②所以:缘故。

③敛手:拱手,两手在胸前相抱,表示恭敬。

【译文】苍梧太守张镇是张凭的祖父,他曾经对张凭的父亲说:“我比不上你。”张凭的父亲不懂得是什么原因,张镇说:“你有个出色的儿子。”当时张凭只有几岁,恭恭敬敬地拱手说:“爷爷,怎么可以拿儿子来开父亲的玩笑呢!”(41)习 凿齿、孙兴公未相识,同在桓公坐①。桓语孙:“可与习 参军共语。”孙云:“蠢尔蛮荆,敢与大邦为仇②!”习 云:“薄伐猃犹,至于太原③。”

【注释】①习 凿齿:字彦威,荆州襄陽郡人。桓温 任荆州刺史时,聘他任从事、西曹主簿,后因触犯了桓温 ,降为户曹参军。

②“蠢尔”句:《诗经·小雅·采芑》:“蠢尔荆蛮,大邦为仇”,大意是“你们楚国蠢蠢欲动,和我们大国做仇敌。孙兴公引《诗经》,是嘲笑习 凿齿的籍贯为蛮荆,是南蛮。蛮荆,本指春秋时代的楚国。”

③“薄伐”句:语出《诗经·小雅·六月》,大意是:讨伐匈奴,到了太原(指把匈奴赶出了太原)。按:孙兴公是太原人,所以习 凿齿也引《诗经》嘲笑他的籍贯是匈奴所处之地。猃犹(xiǎn yǔn),北方的一个民族,即北狄,匈奴。

【译文】习 凿齿和孙兴公还不认识,两人一起在桓温 家作客。桓温 对孙兴公说:“该和习 参军一起谈谈。”孙兴公说:“你们荆蛮蠢蠢欲动,胆敢和大国做对头!”习 凿齿说:“讨伐猃犹,打到了太原。”

(42)桓豹奴是王丹陽外生,形似其舅,桓甚讳之①。宣武云:“不恒相似,时似耳!恒似是形,时似是神。”桓逾不说。

【注释】①桓豹奴:桓嗣,字恭祖,小名豹奴。王丹陽:王混,字奉正,官至丹陽尹。【译文】桓豹奴是丹陽尹王混的外甥,容貌象他的舅父,桓豹奴很忌讳这点。桓温 说:“不总像他,只不过有时像他罢了!经常和他相像的是外貌,有时像他的是神态。”桓豹奴听了更加不高兴。

(43)王子猷诣谢万,林公先在坐,瞻瞩甚高。王曰:“若林公须发并全,神情当复胜此不?”谢曰:“唇齿相须,不可以偏亡①。须发何关于神明!”林公意甚恶,曰:“七尺之躯,今日委君二贤②。”

【注释】①须:依赖;凭借。按:这句疑指支道林唇齿有些毛病。

②七尺之驱:身高七尺,是成人 的身长,借指男子汉,大丈夫。

【译文】王子猷到谢万家去,支道林和尚早已在座,他眼光很高,瞧不起人。王子猷说:“如果林公胡 须头发都齐全,神态风度会比现在更强吗?”谢万说:“嘴唇和牙齿是互相依存的,不可缺少一部分。至于胡 须头发和人的精神有什么关联呢!”支道林心里很不高兴,说:“我这堂堂七尺之躯,今天就交 给你们二位贤达了。”

(44)郗司空拜北府,王黄门诣郗门拜①,云:“应变将略,非其所长②。”骤咏之不已。郗仓谓嘉宾曰:“公今日拜,子猷言语殊不逊,深不可容!”③嘉宾曰:“此是陈寿作诸葛评。人以汝家比武侯,复何所言④!”

【注释】①“郗司空”句:指郡愔就任徐州军政长官事,参看《捷悟》第6 则注①。王黄门:王徽之,字子猷,是郗愔的外甥,曾任黄门侍郎,为人做世不羁。

②“应变”句:《三国志·蜀志·诸葛亮传)陈寿评诸葛亮说:“然连年动众,未能成功,盖应变将略,非其所长欤!”陈寿与诸葛亮有个人恩怨,所以下这样的评语。将略,用兵的谋略。③郗仓:郗融的小名,郗愔第二子。嘉宾:郗超,字嘉宾,是郗仓的哥哥。④汝家:你,这里指其父郗愔。武侯:诸葛亮,辅佐刘备建立蜀国,刘备死,刘禅继位,封为武乡侯。

【译文】司空郗愔就任北府长官,黄门侍郎王子猷登门祝贺,说:“随机应变和用兵谋略两方面,并不是他的长处。”不停地反复朗诵着这两句。郗仓对嘉宾说:“父亲今天受任,子猷说话非常不谦恭,很不该宽容他!”嘉宾说:“这是陈寿给诸葛亮作的评语,人家把你父亲比作诸葛亮,你还说什么呢!”(45)王子猷诣谢公,谢曰:“云何七言诗①?”子猷承问,答曰:“昂昂若千里之驹,泛泛若水中之凫②。”

【注释】①七言诗:相传汉武帝在柏梁台上和群臣联句,赋七言诗,每人一句,一句一意,世称柏梁体。旧说七言诗起源于此。

②“昂昂”两句:《楚辞·卜居》:“宁昂昂若千里之驹乎,将泛泛若水中之鬼”。这里引用时减去了表达选择问的词。大意是:像千里马那样高视阔步,像野鸭子那样漂浮不定。按:王子猷引此,说明他不懂装懂。

【译文】王子猷去拜访谢安,谢安问:“什么是七言诗?”王子猷被问到,回答说:“昂昂若千里之驹,泛泛若水中之凫。”

(46)王文度、范荣期俱为简文所要。范年大而位小,王年小而位大。

将前,更相推在前;既移久,王遂在范后。王因谓曰;“簸之扬之,糠秕在前①。”范曰:“洮之汰之,沙砾在后②。”

【注释】①糠秕(bǐ):秕糠。

②洮:洗。沙砾:沙子和小石块。按:两人借位置的先后互相取笑。

【译文】王文度和范荣期一起得到简文帝邀请。范荣期年纪大而职位低,王文度年纪小而职位高。到了简文帝那里,将要进去的时候,两人轮番推让,要对方走在前面;已经推让了很久,王文度终于走在范荣期的后面。王文度于是说:“簸米扬米,秕子和糠在前面。”范荣期说:“淘米洗米,沙子和石子在后面。”

(47)刘遵祖少为殷中军所知,称之于庾公。庾公甚忻然,便取为佐①。既见,坐之独榻上与语②。刘尔日殊不称,庾小失望,遂名之为“羊公鹤”③。昔羊叔子有鹤善舞,尝向客称之。客试使驱来,氃氋而不肯舞④。故称比之。【注释】①忻(xīn):同“欣”,喜悦。佐:指佐官,下属。

②独榻:一人坐的榻。尊敬的宾客坐独榻。参看《方正》第13 则注①。

③羊公鹤:不舞之鹤,指名不副实的人。

④氃氋(tóngméng):羽毛松散的样子。

【译文】刘遵祖年轻时为中军将军殷浩所赏识,殷浩向庾亮推荐他。庾亮很高兴,就聘他来做僚属。见面后,让他坐在独榻上和他交 谈。刘遵祖那天说话,却和他的名望特别不相称,庾亮稍微有些失望,于是把他称为“羊公鹤”。从前羊叔子有只鹤善于舞蹈,羊叔子曾经向客人称赞这只鹤。客人试着叫人赶来,鹤却羽毛松松垮垮的。不肯舞蹈。所以拿羊公鹤做比拟来称呼他。

(48)魏长齐雅有体量,而才学非所经①。初宦当出,虞存嘲之曰:“与卿约法三章:谈者死,文笔者刑,商略抵罪②。”魏怡然而笑,无忤于色③。【注释】①魏长齐:魏f ,字长齐,官至山陰令。体量:气量。

②文笔:韵文称文,散文称笔,文笔泛指文章,这里指写文章。

③怡然:愉快的样子。忤:抵触。

【译文】魏长齐很有气量,可是才学不是他所擅长的。刚做官要赴任时,虞存嘲笑他说:“和你约法三章:高谈阔论的人处死,舞文弄墨的人判刑,品评人物就治罪。”魏长齐和悦地笑了,没有一点抵触情绪。

(49)郗嘉宾书与袁虎,道戴安道。谢居士云:“恒任之风,当有所弘耳①。”以袁无恒,故以此激之。

【注释】①弘:扩大;光大。

【译文】郗嘉宾写信给袁虎,转述戴安道。谢居士的话说:“有恒心和负责这种作风,应当有所发扬啊。”因为袁虎没有恒心,所以用这句话来激励他。(50)范启与郗嘉宾书曰:“子敬举体无饶,纵掇皮无馀润①。”郗答曰:“举体无馀润,何如举体非真者?”范性矜假多烦,故嘲之②。

【注释】①子敬:王献之,字子敬。饶:指肌肤丰满。掇皮:剥皮。馀润:指丰润的肌肉。②矜假:矫揉造作。

【译文】范启给郗嘉宾的信写道:“子敬全身干巴巴的,即使扒下他的皮,也没有一点丰满光泽。”郗嘉宾说:“全身干巴巴的比起全身都是假的,哪样好?”范启本性矫揉造作,絮烦多事,所以嘲笑他。

(51)二郗奉道,二何奉佛,皆以财贿①。谢中郎云:“二郗谄于道,二何佞于佛②。”

【注释】①二郗:郗愔和弟弟郗昙。两人信奉天师道。二何:何充和弟弟何准。两人信奉佛教,广修佛寺,供养和尚。

②谄:巴结;奉承。佞:巧言谄媚。

【译文】郗愔和郗昙信奉天师道,何充和何准信奉佛教,都用了很多财物。西中郎将谢万说:“二郗奉承道教,二何讨好佛教。”

(52)王文度在西州①,与林法师讲,韩、孙诸人并在坐。林公理每欲小屈,孙兴公曰:“法师今日如著弊絮在荆棘中,触地挂阂②。”

【注释】①西州:指扬州,州府所在地是西州城。按:王文度(名坦之)的父亲王述曾任扬州刺史。②触地:遍地;到处。挂阂:挂碍。

【译文】王文度在西州,和支道林法师一起讲论,韩康伯和孙兴公等人都在座。

支道林每逢道理要稍亏时,孙兴公就说:“法师今天像穿着破棉衣走入荆棘中,到处牵扯着。”

(53)范荣期见郗超俗情不淡,戏之曰:“夷、齐、巢,许,一诣垂名,何必劳神苦形、支策据梧邪①?”郗未答,韩康伯曰:“何不使游刃皆虚②?”【注释】①夷、齐、巢、许:伯夷、叔齐、巢父、许由,都是上古清廉之士。支策据梧:语出《庄子·齐物论》,原文是:“昭文之鼓琴也,师旷之枝策也,惠子之据梧也,三子之知,几乎皆其盛者也,故载之末年”。这是说春秋时晋国的乐师师旷持杖敲击乐器,战国时宋人惠子倚着梧桐树辩论,他们的技艺、学识几乎是登峰造极了,故晚年仍坚持这样做。

②游刃皆虚:指刀刃在骨节的间隙切割,以喻顺应环境,保全自己。《庄子·养生主》讲到庖丁解牛,懂得牛的结构,刀刃在骨节间的活动余地很大,不会损坏刀刃。【译文】范荣期看到郗超世俗之情不淡,戏弄他说:“伯夷、叔齐、巢父、许由一举而留名后世,你为什么一定要劳损身心,像师旷、惠子那样劳苦呢?”郗超还没有回答,韩康伯接着说:“为什么不让自己游刃有馀?”

(54)简文在殿上行,右军与孙兴公在后。右军指简文语孙曰:“此啖名客①。”简文顾曰:“天下自有利齿儿②。”后王光禄作会稽,谢车骑出曲阿祖之③。王孝伯罢秘书丞,在坐,谢言及此事,因视孝伯曰:“王丞齿似不钝。”王曰:“不钝,颇亦验。”

【注释】①啖名客:指好名之士。啖:嗜好,喜好。据余嘉锡《世说新语笺疏》第816 页所引,啖名应为啖石,是王右军和简文帝共嘲孙兴公的话。道家有啖石法,而孙兴公善于持论,然多强词夺理,所以王右军戏之为啖石客。这一解释较好。不然,以简文帝的地位,王右军怎敢那样戏弄他!②利齿儿:牙齿坚利的人。这是对啖名(啖石)一说的解释。

③王光禄:王蕴,曾任光禄大夫,后任会稽内史、镇军将军。曲阿:城名,在今江 苏丹陽县。【译文】简文帝在大殿上行走,右军将军王羲之和孙兴公在后面跟随。王羲之指着简文帝对孙兴公说:“这是啖名客。”简文帝回头说:“天下自有利齿儿。”后来光禄大夫王蕴出任会稽内史,车骑将军谢玄到曲阿设宴为他送行。这时,免去秘书丞职务的王孝伯也在座,谢玄谈起这件事,顺便看着王孝伯说:“王丞的牙齿好像不钝。”王孝伯说:“不钝,还相当灵验。”

(55)谢遏夏月尝仰卧,谢公清晨卒来,不暇著衣,跳出屋外,方蹑履问讯①。公曰:“汝可谓‘前倨而后恭’②。”

【注释】①跣:赤脚。蹑履:穿鞋。

②“前倨”句:语出《战国策·秦策》。据载,苏秦贫困时,嫂不为礼。后富贵而归,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谢。”苏秦说:“嫂,何前倨而后卑也?”意谓先前傲慢而现在谦卑。

【译文】谢遏在夏天的一个夜晚,脸朝上睡着,谢安清晨突然来到,谢遏来不及穿衣服,光着脚跑出屋外,这才穿鞋请安。谢安说:“你可以说是‘前倨而后恭’。”

(56)顾长康作殷荆州佐,请假还东①。尔时例不给布帆,顾苦求之,乃得发②。至破冢,遭风大败③。作笺与殷云:“地名破家,真破冢而出④。行人安稳,布帆无恙。”

【注释】①还东:回东边去,这里指回家。顾长康,晋陵人,晋陵在今江 苏武进县,古属扬州,在荆州东边。

②布帆:布做的船帆,也指帆船。

③破冢:地名,在今湖北江 陵县东南长江 东岸。

④破冢而出:指死里逃生。冢,坟墓。

【译文】顾长康任荆州刺史殷仲堪的参军,请假回家。那时按照惯例不供给帆船,顾长康极力恳求殷仲堪借船,才得以起程。到了破冢,遇到大风,布帆完全坏了。顾长康写信给殷仲堪说:“地名叫破冢,我们真是破冢而出。行人安稳,布帆无病。”

(57)苻朗初过江 ,王咨议大好事,问中国人物及风土所生,终无极已①。朗大患之。次复问奴婢贵贱,朗云:“谨厚有识中者,乃至十万②;无意为奴婢问者,止数干耳③。”

【注释】①苻朗:字元达,是前秦苻坚的侄儿,在前秦任青州刺史,当晋国讨伐青州时,向谢玄投降,被任用为员外散骑侍郎,渡江 到扬州。王咨议:王肃之,字幼恭,王羲之第四子。曾任中书郎、骠骑咨议。

②识中:知识。③“无意”句:这句话语意双关,苻朗借此讥刺王肃之间事喋喋不休。令人轻贱。无意:无见识。

【译文】苻朗刚过江 到晋国,骠骑咨议王肃之非常好管闲事,问中原地区的人物和风土人情、物产,问个没完没了。苻朗对他非常心烦。然后又问奴婢价钱的高低,苻朗说:“谨慎、忠厚、有见识的,竟然可达十万钱;没有见识,只是提出奴婢问问的,不过几千钱罢了。”

(58)东府客馆是版屋①。谢景重诣太傅,时宾客满中,初不交 言,直仰视云:“王乃复西戎其屋②。”

【注释】①东府:原为晋简文帝的府第,后来是他儿子会稽王司马道子的住宅。客馆:招待宾客的处所。版屋:用木板修筑的房子。

②西戎其屋:西方民族的房子。西戎人通常住板屋。《诗经·秦风·小戎》:“在其版屋,乱我心曲”,这是秦襄公率兵讨伐西戎,出征者之妻怀念丈夫的诗。

【译文】东府的宾馆,是用木板修建的房子。谢景重去拜访太傅司马道子,当时宾客满座,他并没有和别人交 谈,只是抬头望着房顶说:“王竟然住西戎的板屋了。”

(59)顾长康啖甘蔗,先食尾。人问所以,云:“渐至佳境①。”

【注释】①佳境:美妙的境界。按:甘蔗的头部最甜,从蔗梢吃起,越吃越甜。

【译文】顾长康吃甘蔗,先从蔗梢吃起。有人问他什么原因,他说:“逐渐进入美妙的境界。”

(60)孝武属王珣求女婿,曰:“王敦、桓温 ,磊砢之流,既不可复得,且小如意,亦好豫人家事,酷非所须①。正如真长、子敬比,最佳。”珣举谢混。后袁山松欲拟谢婚,王曰:“卿莫近禁脔②。”

【注释】①磊砢:形容才能卓越。

②禁脔(luán):比喻不许别人染指的东西。脔,切成块的肉。《晋书·谢混传》:“元帝始镇建业,公私窘馨(缺乏),每得一} (豚),以为珍膳,项(颈)上一脔尤美,辄以荐帝,群下未尝敢食,于时呼为禁脔。故静珣因以为戏。”

【译文】晋孝武帝嘱托王珣选女婿,说:“王敦、桓温 ,属于才能卓越一类的人,既不可能再找到,而且这种人稍为得意,也喜欢过问别人的家事,很不是我需要的人。只是像真长、子敬一样的人最理想。”王珣提出谢混。后来袁山松打算把女儿嫁给谢混,王珣就对袁山松说:“你不要靠近禁脔。”

(61)桓南郡与殷荆州语次,因共作了语①。顾恺之曰:“火烧平原无遗燎②。”桓曰:“白布缠棺竖旒旐③。”殷曰:“投鱼深渊放飞鸟④。”次复作危语⑤。桓曰:“矛头浙米剑头炊⑥。”殷曰:“百岁老翁攀枯枝。”顾曰:“井上辘轳卧婴儿。”殷有一参军在坐,云:“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殷曰:“咄咄逼人⑦!”仲堪眇目故也⑧。

【注释】①语次:谈话之间。了语:一种语言游戏,说出了结之事。

②“火烧”句:意指烈火烧光了平原,一点火种也没有剩下。遗燎,馀火,剩下的火种。按:下文每人所说的句子都和了字押韵。

③“白布”句:意指用白布裹着棺材,竖起了招魂幡出殡。旒旐(liúzhào),招魂幡,出殡时在棺材前引路的旗子。

④“投鱼”句:意指把鱼放回深渊,把飞鸟放回山林。⑤危语:举出危险之事的话。下文的句子也都和危字押韵。

⑥“矛头”句:意指在矛尖上淘米,在剑尖上煮饭。浙(xī)米,淘米。⑦咄咄逼人:惊叹给人以威胁。这里形容出语侵人,令人难受。

⑧眇(miāo)目:瞎了一只眼睛。

【译文】南郡公桓玄和荆州刺史殷仲堪谈话时,顺便一同说那种表明一切都终了的事。顾恺之说:“火烧平原无遗燎。”桓玄说:“白布缠棺竖旒■。”殷仲堪说:“投鱼深渊放飞鸟。”接着又说处于险境的事。桓玄说:“矛头浙米剑头炊。”殷仲堪说:“百岁老翁攀枯枝。”顾恺之说:“井上辘轳卧婴儿。”殷仲堪有一个参军也在座,说:“盲人骑瞎马,夜半临深池。”殷仲堪说:“咄咄逼人!”这是因为殷仲堪瞎了一只眼睛。

(62)桓玄出射,有一刘参军与周参军朋赌,垂成,唯少一破①。刘谓周曰:“卿此起不破,我当挞卿②。”周曰:“何至受卿挞!”刘曰:“伯禽之贵,尚不免挞,而况于卿③!”周殊无忤色。桓语庾伯鸾曰:“刘参军宜停读书,周参军且勤学问④。”

【注释】①朋赌:指分组赌射箭。一朋等于一组。破:指破的,中箭靶。这句话说再中一箭,即可取胜。②此起:这一发;这一箭。起,发射。

③“伯禽”句:伯禽是周朝周公的儿子,受封于鲁。周公辅佐周成王处理国政,成王有罪时,就鞭打伯禽。这上句是用父亲打儿子一事来戏弄对方。

④“刘参”句:桓玄以为,刘参军滥引古书故事,用伯禽的事来比拟是不伦不类,所以说宜停止读书;周参军不知道刘参军是促弄自己,这是因为不学习 ,所以说且勤学问。【译文】桓玄出外射箭,有一位刘参军和周参军合成一组赌射箭,快要成功了,只差射中一箭。刘参军对周参军说:“你这一箭不中,我该鞭打你。”周参军说:“哪至于受你的鞭打!”刘参军说:“伯禽那样显贵,还不免受到鞭打,何况你呢!”周参军一点不满的表情也没有。桓玄对庾伯鸾说:“刘参军应该停止读书,周参军还要用功学习 。”

(63)桓南郡与道曜讲《老子》,王侍中为主簿,在坐。桓曰:“王主簿可顾名思义①。”王未答,且大笑。桓曰:“王思道能作大家儿笑②。”【注释】①“王主”句:王主簿指王桢之,小名思道,曾任侍中,大司马长史。而《老子》认为道是万物的总根源,全书着重阐明道,使道显明。王桢之名思道,所以桓玄说他可以顾名思义。②大家儿:士族豪门的子弟。按:王思道是王羲之的孙子,也是士族子弟。这一句是讥讽他放纵失礼。

【译文】南郡公桓玄和道曜研讨《老子》,侍中王桢之当时任桓玄的主簿,也在座。桓玄说:“王主簿可以从自己的名字想到道的含义。”王桢之没有回答,而且放声大笑。桓玄说:“王思道能发出大家儿的笑声。”

(64)祖广行恒缩头。诣桓南郡,始下车,桓曰:“天甚晴朗,祖参军如从屋漏中来①。”

【注释】①屋漏:破屋漏雨之处。

【译文】祖广走路经常缩着脑袋。他去拜访南郡公桓玄,刚一下车,桓玄说:“天气很晴朗,怎么祖参军像是从漏雨的房子里出来一样。”

(65)桓玄素轻桓崖①。崖在京下有好桃,玄连就求之,遂不得佳者。

玄与殷仲文书以为嗤笑曰:“德之休明,肃慎贡其楛矢②;如其不尔,篱壁间物亦不可得也③。”

【注释】①桓崖:桓脩,小名崖,是桓玄的堂兄弟。

②休明:美善光明。肃慎:古代民族名,在今东北北部一带,从事狩猎。周武王克商,肃慎来贡楛矢。楛(hù)矢:用楛木做杆的箭。

③篱壁间物:指家园所生产的东西。

【译文】桓玄一向轻视桓崖。桓崖在京都的家里有良种桃,桓玄接连去要种子,终究没得到良种。桓玄写信给殷仲文,就这件事嘲笑自己说:“如果道德美善光明,连肃慎这样的边远民族都来进贡弓箭;如果不是这样,就连家园里的出产也是得不到的。”

随机文章

  • ·排调第二十五翻译赏析_排调第二十五阅读答案_来源世说新语
  • ·浣溪沙·寂寞流苏冷绣茵翻译赏析_浣溪沙·寂寞流苏冷绣茵阅读答案_作者阎选
  • ·楼前暮霭暗平林,楼上人愁思意深
  • ·绝域阳关道,胡沙与塞尘
  •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
  • ·嘒彼小星,三五在东。肃肃宵征,夙夜在公。实命不同
  • ·田园乐·色无多翻译赏析_田园乐·色无多阅读答案_作者刘秉忠
  • ·巴童浑不寝,半夜有行舟
  • ·楚王宫北正黄昏,白帝城西过雨痕
  • ·四松·四松初移时翻译赏析_四松·四松初移时阅读答案_作者杜甫
  • ·杨玄感传阅读答案_文言文杨玄感传翻译赏析
  • ·王远知本系琅邪,后为扬州人阅读答案_文言文王远知本系琅邪,后为扬州人翻译赏析
  • ·一寸光阴一寸金课文ppt_一寸光阴一寸金课件教学设计
  • ·唯美伤感的爱情句子
  • ·无题翻译赏析_无题朗诵配乐_作者徐志摩
  • ·浣溪沙·和前韵翻译赏析_浣溪沙·和前韵阅读答案_作者苏轼
  • ·古诗荷叶杯·弱柳好花尽拆翻译赏析_荷叶杯·弱柳好花尽拆阅读答案_作者顾敻
  • ·郑成功收复台湾课文ppt_郑成功收复台湾教学设计
  • ·李士谦字子约,赵郡平棘人也阅读答案翻译
  • ·王之好乐甚,则齐其庶几乎的意思
  • ·钱太守断鹅阅读答案_钱太守断鹅翻译赏析
  • ·陆龟蒙、李贺、杨衡的诗全集
  • ·圣人未能免俗
  • ·陈师道简介_陈师道古诗词作品
  • ·宣宗本纪阅读答案_宣宗本纪翻译赏析
  • ·裴寂传阅读答案_裴寂传翻译赏析
  • ·清河王拓跋绍传阅读答案_清河王拓跋绍传翻译赏析
  • ·李景传翻译赏析_李景传阅读答案
  • ·厍士文传翻译赏析_厍士文传阅读答案
  • ·排调第二十五翻译赏析_排调第二十五阅读答案_来源世说新语

    为你推荐